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一章 傻子-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傻子
目录 下一章
    
    “大哥!大哥!醒醒……“

    郭斌耳边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焦急地呼喊,脖领子里黏黏 腻腻的好像有一泡巨型的鸟粪。想伸手摸一下又浑身无力,摇了摇昏昏沉沉的头,缓缓睁开了眼。

    入眼的是一个满头大汗,脸色涨红的俊秀男孩儿。看到郭斌醒来,早已哭花的小脸上猛地绽放出狂喜。郭斌看到他张开嘴要说什么,不料一阵天旋地转又让他陷入了昏迷。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根木制的房梁,以及黑糊糊的屋顶。屋里飘着浓浓的中药味儿,侧头看到长方形的木质小几上正搁着一碗冒着热气的中药汤,味道便是从这黑乎乎的汤水中传出来的。

    “我这是在哪儿?“郭斌疑惑地问自己。他是一个退伍兵,从小爱看各种与课业无关的杂书,除了语文尚可,其他的科科不及格。于是在高考毫无悬念地落榜后,走了父亲战友的路子进了部队。记忆中,在退伍回家的路上,长途车好像在转弯时冲下了高速,自己后脑勺受到什么东西一下重击就失去了意识。

    正思考间,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来,一个约莫十二三的俊秀少年抱着一个黢黑的炭盆走进房内。这个男孩儿穿着古代的长衫,上面有几个补丁,虽浆洗得干干净净,却是皱皱巴巴。可是瘦弱的身材、通红的眼睛和破旧的服饰无法掩饰少年眼中的聪慧与灵动。一双熬的通红的眼中流光闪动,俊秀的脸上写满了与年龄不相符合的疲倦,只偶尔流露出的担忧与迷惘暴露了主人还是个孩子。郭斌晃晃昏沉的脑袋,发现便是之前见到过的少年。

    看到郭斌醒了,少年随手放下炭盆,三两步跑到床边,拉着他的手道:“大哥你终于醒了,这几天可吓死我了。”说着眼里已经泛起了泪花。

    “你是……小弟?我这是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郭斌略带迟疑地看着眼前的男少年。就在看到他的瞬间,郭斌脑子里莫名地涌出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虽然有点混沌,却让他确认眼前这仅第二次看到的男孩儿正是自己的小弟。

    看到这双虽颇为迟疑却比往昔清澈的眸子,男孩儿略带忐忑地道:“大哥,我们在家里,母亲去大伯家借粮了。”迟疑了一下,问道“莫非大哥的头好了吗?”

    经过一番交流,郭斌明白自己穿越了,被一场莫名其妙的交通事故送来了汉朝。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郭斌,却是个傻子。三岁时一场高烧袭来,虽然保全了性命,却烧坏了脑子,成了一个浑浑噩噩的傻子。就在这一年,小弟出生了。

    在郭斌四岁的时候父亲病死,母亲刘氏含辛茹苦把兄弟俩拉扯长大。浑浑噩噩的郭斌虽依旧痴傻,却知道尽兄长的责任,从小便护着这个弟弟。因此兄弟俩从小最是亲厚。

    许是因为惊喜,小弟拉着郭斌说了好一会儿话,多是兄弟俩以往的“辉煌战绩”:无论是在跟族学里的同窗争抢蛐蛐的殴斗中,还是在与邻村孩童抢夺游戏场地的战争中,小郭斌一直冲在最前面,从未吃过亏。

    从三年前开始,郭斌就跟弟弟一起去了村外的族学。当然郭斌每天只是流着涎水坐在最后排发呆。村子名叫郭家庄,是由郭姓的同族聚居而成,族里适龄的儿童都可以免费去上学。故虽然父亲病死,家中贫困,有村中亲族不时接济,郭斌兄弟俩倒是没有到受冷挨饿的地步。

    昨日郭斌与小弟落单,被邻村的一群小子围殴,不知哪个混小子抡起了木棍,一棒打在他的后脑勺上。看着满头是血,倒地不醒的郭斌,一群小子吓得一哄而散。所幸有大人经过,把他送回了郭家庄。

    由于失血,加上一天水米未进,郭斌与小弟聊了一会儿喝罢汤药就沉沉睡去了。这一觉睡得是天昏地暗,各种千奇百怪的事情进入梦乡。一会儿梦到前世的父母听到自己死讯的呼天抢地,一会儿梦到自己与小弟恶战群小,一会儿梦到自己成为衣食不愁的地主土豪,一会儿梦到自己成为王侯公卿的坐上嘉宾,一会儿又梦到自己面南称帝建功立业……

    第二天醒来时已是将近中午,昏睡了一天的郭斌除了感觉腹中空空,头上的疼痛以及眩晕感已经消失。端起床边的炭盆上温着的肉粥,呼呼啦啦地倒进腹中,方觉得五脏庙舒服了一点。直到如今,郭斌才有余暇仔细审视这具身体。

    或者是上天对这傻子的补偿,十五岁的少年已经有约一米七五的身高,体型匀称,力量似乎也不弱。走到门口的水盆边,借着水中的倒影郭斌第一次看到自己的模样,剑眉入鬓,鼻若悬胆,只是因昏睡两天的缘故,嘴唇略显苍白。想来以前的郭斌若不是每天歪头斜嘴,涎水四溢,定会是招蜂引蝶的浊世佳公子。放在二十一世纪也很有做小白脸的潜质。

    只是如此重的外伤,竟然两天就好的差不多了,实在是令人费解。难道是穿越的福利么?洗完脸随手拿起水盆,要去把水倒掉时,郭斌突然愣住了。

    这水盆跟二十一世纪的差不多大,却是用木板拼接而成,更显粗重古拙。关键是里面装了近四分之三的水,郭斌却一只手轻轻松松“拿”了起来!这怎么会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该有的力量!

    于是,郭斌开始努力搜索原主人那混沌的记忆。通过一个个片段,再与昨日小弟说的话相互印证,郭斌终于拼凑出了一些有用的信息。母亲刘氏在丈夫死后并未改嫁,而是一个人侍弄庄稼,再加上邻里亲朋不时的帮助,日子虽然紧巴巴的,却也算是衣食无忧了。

    郭家庄是同族聚居,邻里都是族人,族长便是村长。村里众人看刘氏自强,兄弟俩一个聪颖,另一个虽傻,却不捣蛋,故都愿意帮助这母子三人。因为小弟鬼点子多,对哥哥又亲近,村里的顽童却也没人敢欺负郭大傻。经过与邻村顽童的数次“斗争”,兄弟俩反而成了郭家庄的孩子王。

    郭斌虽傻,却不闹腾,在小弟入族学时便一同前往。先生看他留着哈喇子坐在后排,想是学不到什么东西,却胜在安静,便由他了。现在的郭斌却发现,傻子郭斌在学堂里发呆也并非全无用处,至少他现在能认识这时的汉字了。

    前世除了学习不行,琴棋书画无所不通的郭斌也学过几年书法,算是认得几个隶书汉字。所谓琴棋书画:琴是胡琴,也就是二胡了,这是穿越前老郭家祖传的手艺,郭斌的爷爷传给了他;棋是跳棋,当然象棋也略有涉猎;书就是书法了,当年为了升学,正经学了几年;至于画,最高成就大概就是幼儿园时连续两年获得班里蜡笔画小能手称号了。

    与前世的郭斌相对比,目前他实在是要啥啥不会,若不是傻子郭斌在学堂几年如一日地发呆以及前世学过的书法,他如今就真成了睁眼瞎了。

    然而,上天是公平的,在夺走他的智力后,给了他一个强横的体魄。是的,就是强横。他小小年纪就能比得上大人的力气。因此在与邻村赵庄小子们的“战争”中,郭家庄一方虽然人数少,年龄也普遍要小,却能够常胜不败,原因正是郭斌兄弟的存在。

    通过对脑子里混沌记忆的整理,郭斌还知道小弟叫郭嘉,年纪虽小,鬼点子却多,除了爱哭鼻子没有别的大毛病。每次战前,小郭嘉总是能想出制胜的办法。或是将木头一头削平,挑了大粪投掷出去;或是在木棍一端抹了粪汤,让对方忌惮三分。因此不知从何时起,小弟便被郭家庄的小伙伴们称作狗头军师。

    而每次“冲锋”在前的总是郭老大,自从尝过一次甜头,他总是将长木棍上抹上粪汤,在场中舞得酣畅淋漓。人傻力气又大,也不怕粪汤淋身,是以没人敢走近十步之内。因此得了个诨号叫做“飞天将军”,寓粪汤飞天之意。也因此附近村子的小子们颇为忌惮这兄弟俩,想来这次被围殴也是那些混小子想要报仇。

    想到这里,郭斌又一次愣住了:我勒个去,小弟叫郭嘉?!

    这是东汉末年?!要不要这么搞,难道是重名?当初听到小弟说是汉朝,脑子里还飞过卫青、霍去病的名字,心想总算是和平年月。郭斌还憧憬发财致富做地主来着,原来是东汉末年!这贼老天,还让不让人过安生日子了啊。虽然我也想过过当皇上的瘾,可是,你可以直接让我穿到汉武帝身上啊。好吧,我兄弟是郭奉孝,可以叱咤风云,纵横中国。可我也就是个退伍兵,拯救世界这活儿不归我啊……

    

    太祖虽年幼,然勇力过人,乡人称为飞天将军。

    --《太祖本纪》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