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第749章,只可惜是二婚了-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49章,只可惜是二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没有后悔……

    桑晓瑜心里想要笑,即便后悔又能怎么样?

    难道他还想要再跟她纠缠不清么,别忘了他还有他的佳人……

    垂下眼睫,她暗暗咬了咬牙,“当然……没有!”

    “呵呵,也对!”秦思年薄眯着桃花眼凝了她半晌,然后勾唇懒懒的笑了,末了,下巴微抬示意了下昨晚被她随手放在餐桌上的手机,“你的手机在响。”

    桑晓瑜走过去,看到屏幕上面显示着“池东”两个字。

    其实这三年半多的时间里,她和池东几乎成为了两个世界的人,若不是这次的工地采访,恐怕也不会有所牵连,最新的号码也是之前他救下自己受伤后留的,仅仅也不过是为了跟踪报道的联络罢了。

    桑晓瑜在他眸光的注视下,迟疑了两秒,还是走到窗前背对着他接了起来,“喂,池东……”

    “小鱼,吃饭了吗,有没有打扰到你?”

    “没!”桑晓瑜轻声,意识到他话里似有关心的成分,想到之前那晚自己当着秦思年的面故意利用了他,事后并没有多做解释,担心他是有所误会,下意识地张了张嘴,“那晚……”

    线路里,池东直接打断了她,“小鱼,你放心,我没有误会!我知道你只是故意做给他看的,我不会头脑发热的以为你还爱我,而且我差不多也能猜到,是不是你和秦先生两个人闹别扭了?”

    算是吧……

    只不过他们的别扭有点严重,离婚了而已。

    “嗯……”桑晓瑜低声。

    “我给你打电话没别的意思,只是有件事情想要告诉你!”池东继续说,“前两天我在工地受伤后,你陪我去医院处理伤口,被我前妻徐雨柔看见了,她昨天才跑到我这里大闹过一场,认为我是想要跟你旧情复燃才跟她离的婚!如果她要是也找你麻烦的话,你别理她!”

    桑晓瑜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她深吸了一口气,重新转回身想要以潇洒的模样继续应对时,却见餐厅里已经空无一人,那道挺拔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只剩下他残留的气息。

    桑晓瑜看着餐桌上的早餐,最终没有动,拎着包出门上班了。

    周五的关系,工作不是很忙碌,桑晓瑜手头没有什么稿子需要改,在电脑上浏览着一些租房网站,想要尽快能够找到合适的房子。

    其实她很舍不得,虽说当初秦思年带她搬进去的时候,房子就已经是精装修好的,但三年半多的时间里,生活了这么久,很多东西都是她花费了心思一件件添进去的。

    我们的家……

    桑晓瑜想到当年他的话,有些涩的笑了。

    果然还是太年轻了,什么话都容易当了真,以为父母双双离世后,她终于重新拥有了家,却不过是一场镜花雪月罢了。

    桑晓瑜记下了几个号码,偏头时,见旁边的郝燕似乎也正在浏览什么新闻,特别的专注,眼球半晌都没有动一下。

    她好奇的凑过去,“燕子,你在看什么呢?”

    “没什么!”郝燕脸上神情慌乱。

    电脑屏幕上显示着新闻页面,不是一些搞笑或者逗趣的生活新闻,而是当地有关金融人物联姻的一篇报道,照片上,身穿西装戴着眼镜的秦淮年五官出众。

    桑晓瑜算了算时间,似乎二哥婚礼的日子真的快到了……

    郝燕将网页给关掉了,手握在鼠标上,低声问,“他的婚礼你会参加吧?”

    “应该不会了!”桑晓瑜一怔,摇了摇头。

    秦家的三兄弟向来感情都很好,若是两个人协议的婚姻没有到期以前,如果秦淮年举行婚礼,她作为秦太太是要出席的,可如今两人离了婚,她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去参加了,或者可以说也没有资格去参加了。

    郝燕也是反应过来,连忙抬头说,“抱歉啊小鱼……”

    “有什么好抱歉的,不过就是离了婚,有什么大不了的啊!再说了,这变相来说还是个值得庆祝的事情,我又恢复单身小青年了!”7;150838099433546桑晓瑜见状,不由乐了,末了又耸耸肩说,“啧,只可惜是二婚了!”

    郝燕虽然见她脸上一派轻松和潇洒,但却能看得出来她内心里努力想要掩盖住的受伤,因为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郝燕轻轻握住她的手,给她也是给自己打气,“小鱼,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希望我们两个人都能有个崭新的开始!”

    “嗯,希望!”桑晓瑜点头,眉眼弯弯。

    “我已经跟那个相亲的银行柜员开始交往了!”郝燕深呼吸一口,然后下定决心般的说,“因为他也是奔着结婚的目的,所以大概相处半年左右的时间,我们就会结婚了!过两天找个时间,咱们一起吃个饭,你顺便帮我把把关!”

    桑晓瑜其实还想要提起秦淮年的,但瞥到已经关掉的网页,还是将到嘴的话咽了回去,“好!”

    手机这时突然响起,显示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犹豫了下才接起。

    “喂?”

    线路里,传来了一道很陌生的男音,听起来很严肃,“您好,是桑晓瑜小姐吗?”

    “我是,你哪位?”桑晓瑜感到不解。

    以为是广告推销或者一些骚扰电话类的,正想着要不要挂断时,谁知,男音有条不紊的说,“这里是华众律师事务所,我姓潘。秦少已经将名下一处江景公寓住宅房转到了您的名下,您如果有空的话,请来事务所签字好吗?”

    “秦少……秦思年?”桑晓瑜心里一紧。

    “对!”男音点头,随即接着道,“事务所地址我会短信发给您,来的话可以直接找我!”

    挂了电话,桑晓瑜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手机短促的震动了下,进来了一条短信,正是刚刚那位姓潘的律师嘴里所说的事务所地址。

    回想刚刚的通话,她抿紧嘴角。

    这是什么意思?

    桑晓瑜低头将柜子里的拎包拿出来,起身便说,“燕子,帮我打个掩护,我有点事要早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