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第739章,我没打算上去-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39章,我没打算上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黑色的卡宴从医院行驶离开后,在霓虹里穿梭了二十分钟后,停在了一处星级酒店楼下。

    宋佳人这次随芭蕾舞剧团一起回国,为了方便起见,随同事统一都住在酒店里,像是她之前在办公室里说的那样,房间里她特意让人布置过了,特别有氛围。

    待车子停稳后,她便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将脚旁的生日蛋糕提了起来,杏眼同时看向他,想到有他为自己庆祝生日,心里面的喜悦像是炸开般的掩饰不住。

    一路上都抱有这样雀跃的心情,却见他并没有下车的意思,有些不解的问,“思年,怎么了,你难道不跟我上去吗?”

    “我没打算上去。”秦思年吐出一口烟雾。

    “思年?”宋佳人表情困惑。

    秦思年弹了弹手里燃出一小截的烟灰,霓虹的灯光下,他那双桃花眼里此时有些深沉,将烟掐断以后,他凝声开口,“佳人,我们该谈一谈。”

    入了夜的关系,医院没有白天时的嘈杂。

    像是在出租车里一样,桑晓瑜始终紧紧攥着手心里的包袋,都已经有些微微濡湿了,她也一直没有松开,表情有些恍惚的走进住院部的大楼。

    因为眉眼一直低垂着着,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还差点撞到过来探病的家属。

    经过护士站时,不等她出声询问,里面的女护士就已经看到了她,主动打起招呼,“秦太太!”

    桑晓瑜看向里面的记事墙,蠕动嘴角,“他手术结束了吗?”

    “半个小时前就结束了!”女护士连忙说。

    “噢,那我去找他……”桑晓瑜睫毛颤了颤,点头低声说。

    女护士似乎还说了什么,她没有太听清楚,脚步虚浮的往办公室的方向走,垂着的手不禁更加攥紧,包里面轻飘飘的,除了一串钥匙以外,只有一份a4纸的文件。

    从他行李箱里发现离婚协议书后,桑晓瑜就始终处于一种慌乱无措的状态下。

    回过神来时,靠在窗前的两条双腿已经站到发麻了,外面天边的晚霞也早就无影无踪,她找到手机给他打电话,一开始是没有人接,后来就直接关机打不通了。

    像是想要死个明白,桑晓瑜拿着离婚协议书匆忙的出了门……

    眼看着快要走到办公室时,女护士从后面气喘吁吁的追上来,“秦太太,秦医生已经早就离开医院了!”

    “他离开了?”桑晓瑜愣住。

    “嗯!”女护士点头,看向她的表情有些犹豫的说,“有位姓宋的小姐来找他,不久前他们两个人刚刚离开……”

    桑晓瑜怔忪在原地。

    女护士的身影已经离开,她抬眼往前望去,果然,办公室的门紧锁着,里面也没有半点光亮倾泻而出,说明的确没有人在。

    视线木木的望了几秒后,桑晓瑜只好拖着影子原路返回。

    走到拐角的地方,有刚刚从病房里推着药车出来的两名护士,许是不忙,还有闲功夫凑着脑袋聊八卦,走廊里人不多的关系,那声音便也传了过来。

    桑晓瑜原本对这种医院里的八卦就没有兴趣,尤其是曾经撞破过夜班时某个别医生和护士的那点破事,更何况她现在也没有心情,只是当听到某两个关键人物时,她脚步还是收住了。

    “诶?不知道你刚刚认出来了没有,找秦医生的那位姓宋的小姐,是名芭蕾舞演员,特别有名!”

    “怪不得,我说怎么这么漂亮还有些眼熟呢,前些日子我刚从黄牛手里高价买了她天鹅湖的票,她演的特别好,在舞台上简直美的不行!而且我还顺便关注过她的背景资料,不仅高颜值还高学历,好像家境条件也非常不错!”

    “真人比舞台上还要更美!”

    “的确,不过话说回来,她跟7;150838099433546咱们秦医生是什么关系啊?”

    最先开口的女护士忽然神秘兮兮语气,“刚刚你都不知道,我去问抗生素时亲眼看到的,秦医生跟那位宋小姐在办公室里那叫一个暧昧,两人手都已经拉上了,要不是被我给撞到啊,接下来非得抱在一起不可!”

    “啊!怪不得呢,我看到他们两个离开的时候宋小姐手里提着个生日蛋糕,一看就是秦医生给人过生日去了,真够浪漫的!”对方恍然的点头,却又不禁问,“那秦太太怎么办啊?”

    “那能怎么办,你以为结了婚就有保证了啊,现在离婚率都快赶上结婚率了!说句不中听的话,跟秦太太相比较的话,的确是这位姓宋的小姐和咱们秦医生更配……”

    ……

    桑晓瑜不知道自己怎么从医院里出来的。

    外面夜空中悬月高挂,月光皎洁,她的心口就像被什么东西凶狠的啃咬着,撕扯得她疼痛却又茫然的不知所措。

    或许不是她看不懂秦思年的心,而是她从始至终就没看懂过。

    协议结束的时间渐近时,桑晓瑜受到表妹话的促使,就曾旁敲侧击过,也曾小心翼翼的试探过,却没有想到,他面上虽然慵懒肆意,背地里却早就做出了决定。

    哪怕宋佳人当面向她阐明过,但这么多天里,她竟然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

    桑晓瑜将包里面的东西拿出来,重新看向“离婚协议书”的那五个大字,如同刀锋一般,看一眼,便直直的扎进胸口。

    她以为曾经在云南的灾区里,他们有过一段开心的日子,不仅荣辱与共过,也经历了生死,至少是有那么几分真心在的,现在看来,原来在他的眼里,他们让旧只是协议的婚姻。

    四年之于人的一生长吗?

    不算长,却也并不短,可又怎么能比得过十五岁的相识?

    “禽兽,既然是协议离婚,我想知道要多久?”

    “四年。”

    耳边回响起在民政局结婚登记时他的话,桑晓瑜闭上眼睛涩涩的笑了。

    那时候她天真的以为,四年的时间只是他顺嘴而出,思年和四年不过发音相像而已,却不想这其实是他们之间的一个美丽的约定。

    桑晓瑜,从头到尾都是你错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