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第738章,怎么是你-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38章,怎么是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窗外,华灯初上。

    和桑晓瑜猜想的一样,秦思年的确一直都待在手术室里。

    摘掉一次性口罩和帽子丢在红色的桶里,他只穿着绿色的手术服往电梯方向走,隔着走廊的窗户,能看到逐渐被霓虹点燃的城市。

    将手术前放在兜里的银戒翻出来,重新戴在无名指上。

    这样的动作每天他都要重复上几次,医院有制度规定,外科医生在手术时是不允许佩戴戒指的,虽然这样经常反复很麻烦,但他却丝毫不觉。

    电梯门缓缓闭合上,秦思年疲惫的活动着颈椎。

    他是坐凌晨五点半最早的那一趟航班飞回来的,故意没有告诉桑晓瑜,想要给她个惊喜,飞机落地的时候,他甚至还想着自己到时突然开门进去,她吃惊傻掉的模样一定很好笑!

    院长的电话来得突然,他自是不可能推脱,没有想到之后急诊又送来了两床病人,情况都很危急,周末值班的医生本来就不多,更何况医者父母心,最后连续三台棘手的手术下来,出来就已经这个时间了。

    几乎在电梯抵达心外科的楼层,秦思年便大步从里面走出。

    想着家里的那条小金鱼,他一心只想要快点回去,毕竟出差了这么久,两人很多天未见,刚刚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他想要给她打个电话,发现手机不知何时自动没电关机了。

    桃花眼里轻芒烁动,不知道她在家等这么久有没有饿,不过他的确是饿坏了!

    白天的时候着急去做手术,只是揽了她肩膀,就已经有些心猿意马了……

    路过护士站的时候,里面的女护士看到他后立即站起来,别有深意的说了句,“秦医生,有人在办公室里等你!”

    “嗯!”秦思年瞥了眼。

    着急的想回家,他的脚步并没有停顿,淡应声过后便继续笔直往自己办公室方向走。

    因为整个科室里早就都知道他结婚一事,桑晓瑜来医院的次数也不止一次,所以秦思年便误以为女护士嘴里的“有人”指的就是她,想着她可能在家里等自己太久了,薄唇不免一抹慵懒的淡弧,笑意直达桃花眼里。

    推开办公室的门,里面黑漆漆的,但还是能看到背身坐在办公桌前的一抹倩影。

    秦思年眉尾扬了扬,迈着两条长腿走进去。

    突起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下,伸出手刚要从后面将人腾空抱起时,她却听到了声响,回过头来,喊得却不是他预想中的那一声禽兽。

    “思年!”

    秦思年大手僵在半空中,迅速收回以后,转身便将灯打开,看清楚等在办公室里的人后,顿时拧眉,“佳人,怎么是你!”

    宋佳人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的,除了衣服换了以外,还化了个精致的妆,此时见他眉眼紧绷,不免有些伤心,“思年,怎么了,你不7;150838099433546想见到我吗?”

    “也不是。”秦思年扯唇,只是有些失落罢了。

    这会儿才明白过来刚刚女护士别有深意的语气,他眸光看过去,“佳人,你怎么会在我办公室里,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啦?”宋佳人故意嗔了声。

    秦思年单手插兜,沉默的没有接这句话。

    宋佳人见状,收起玩笑之意,但红唇边的笑容却是没有减少的,“上午时有话还想跟你说,不过被桑小姐撞见了,再后来你着急手术……所以我就过来办公室等你了!”

    说完后,她起身将放在脚边的四方盒子拿起来放在桌上,透明的包装,上面还系着漂亮的丝带,里面是个白色巧克力的生日蛋糕。

    “思年,我把蛋糕带来了,等会儿你陪我吹蜡烛许愿好吗?”宋佳人声音沁了丝蜜糖,“我真的很高兴,还以为生日只能我自己过了,没想到你还是记得的,并且提前出差回来……”

    “你今天生日?”秦思年语气惊讶。

    “你不记得了?”宋佳人一怔,表情不由顿在那,不确定的问,“思年,你难道不是为了给我过生日才回来的吗?”

    闻言,秦思年桃花眼微凝,只是淡声道,“佳人,白天的时候你在。”

    除了“醋缸”和最后一句话他压低了声音,其余并没有刻意避着人,所以他解释给桑晓瑜自己突然回来是想要给她惊喜,宋佳人应该也是听到的。

    宋佳人面色微滞,但很快又暖暖的笑了,伸手爱恋不已的握住他的大手,“思年,我就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所以才故意这样!你不用再瞒着我了,你和桑小姐只是协议的婚姻,我已经清楚你的心了!”

    秦思年神色惊诧,蹙了蹙眉,不等做出回应和反应时,门口却蓦地传来响声。

    “秦医生!”

    一位抱着病历夹的护士跑进来。

    因为脚步急没有刹住车,看到门开着就敲了两下冲进来,哪里想到里面是这样一幅场景,颤颤的说,“咳!秦医生,我是想要问您,刚刚手术完送到15床的病人,今晚还需要挂抗生素么?”

    “不用!”秦思年沉声。

    “是!”护士点头,立即脚底抹油的跑了。

    看着护士慌里慌张跑远的身影,秦思年将自己的大手抽拽出来,并顺势背在身后,似是为了躲避她再次的抓握。

    眉头褶皱很深,办公室不是说话的地方,尤其是到了晚上,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

    秦思年看向杏眼始终直勾勾凝望着自己的宋佳人,里面纠缠的情愫哪怕没有酒精的促使也那样露骨,他薄唇微抿,沉吟了两秒说,“佳人,你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我们出去说!”

    宋佳人怎么可能会说不好。

    在门口乖巧的等着,待他换下了手术服,一身炭灰色便服从里面大步走出来,她拎着蛋糕眉眼弯弯的跟在后面。

    黑色的卡宴打了右转向灯后,在夜色里行驶离开。

    坐在驾驶席低头点烟的秦思年,没有注意到,在他前脚刚刚离开,一辆出租车便停靠在了医院门口,后车门打开,紧紧捏着手里包袋的桑晓瑜闷头像是幽灵一样飘下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