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正文 第725章,每晚都上我的床-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725章,每晚都上我的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房间内气氛一下子变得压抑了起来,好像所有人都在屏息着。

    “老吴,你喝多了!”有人站起来冲着老吴使眼色。

    老吴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放下酒**子,找了个借口说,“咳,我去趟洗手间!”

    之后再回来的时候,桌上的人谁也没再主动提及以前的事情,都非常有默契的只提一些当下,嘻嘻哈哈的将氛围重新热络起来。

    秦思年喝了三杯红酒,回去是桑晓瑜开的车。

    一路上车厢内寂静无声,只有广播电台里的音乐,不知道是不是酒劲上来的关系,他的话变得有些少,侧脸的线条看起来沉默异常。

    防盗门拧开后,两人低头各自换着拖鞋。

    桑晓瑜将钥匙随手放在鞋架上的小竹筐里,也像是很随口的问,“你和宋小姐……以前是恋人?”

    “嗯。”秦思年突起的喉结微动。

    他没有否认……

    桑晓瑜心里像是被钝刀磨了下。

    抬起眼睛时,见他那双桃花眼正俯视着她问,“你的戒指呢?”

    “在手上戴着呢啊!”她朝他示意了下自己的右手,就差白眼他是不是眼睛瞎了。

    秦思年抓住她半空中的手,拇指和食指摩挲在上面的银色圆环上,陈述的语气缓缓说,“小金鱼,我现在的太太是你!”

    “……”桑晓瑜舔了舔嘴唇。

    这算是一颗定心丸吗?

    她闭了下眼睛,耳边响起老人慈爱又意味深长的话,过去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

    只是望着他慵懒迈动着两条长腿往卧室里面走,她攥了攥手指,还是脱口问了出来,“禽兽,你不怕应誓吗?”

    秦思年脚步微顿,半秒后恢复如常。

    很短的低沉笑了声,他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说,“时间不早了,洗澡睡觉!”

    桑晓瑜在他后面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身子还未等沾在床褥上,就被他一条手臂直接扯了过去,跌落在了他的胸膛之间。

    邪气的说了句“努力造人”后,便捧着她的脸铺天盖地的吻下来。

    桑晓瑜被他翻身笼罩,喘息困难。

    好像他的吻落在的不是她嘴唇上,而是她的心尖上。

    这厮……

    拿着造人的借口后,做这种事情频繁的更加理直气壮了!

    ………

    临近下班,桑晓瑜正忙碌着将手里剩余的稿子修改完,旁边已经开始收拾东西的郝燕凑过来,“我今晚带糖糖去吃避风塘炒蟹,你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她摇头。

    “嗯?”郝燕看向她。

    桑晓瑜脸颊涌上一丝羞涩的表情,不自在的说,“你们去吧,我今晚和禽兽去看电影!”

    十分钟前,秦思年还给她发来了短信,让她下班以后快点出来,因为之前一直忙,没有时间去看,这次上映的dc系列的电影已经快下架,所以拍片不多,今天的是最后一场了。

    郝燕一副恍然大悟的语气,“哦哦,原来玫瑰有约啊!”

    “你少来!”桑晓瑜被她打趣的羞窘,直眯眼说,“我还想说你呢,什么情况啊,赶紧从实招来!糖糖可都告诉我了,说是最近有个卖保险的叔叔要泡你!”

    “小孩子的话你也能信!”郝燕摇头,尴尬的解释,“不过就是家里亲戚给介绍了个相亲对象,我实在拒绝不了,就带着糖糖去见了个面,对方有点想要往下发展的意思!”

    桑晓瑜一愣,没想到郝燕去相亲了,不过转念一想相亲似乎也很正常。

    只是她不禁想起了之前灾区时,提到给做志愿者的男孩子介绍对象时提到郝燕,秦思年说了那句“不怕我二哥吃了你”的话。

    她皱眉犹豫的问,“那你的想法……”

    “我?”郝燕垂眼了两秒,随即苦笑的说,“小鱼,你也知道,我年纪不小了,又是个单亲妈妈,早就没市场了!我觉得自己是该好好考虑一下了,我打算先从朋友做起吧,如果各方面都合适的话,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桑晓瑜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只能点了点头。

    很快到了下班时间,两人一起收拾东西后打卡从写字楼里走出来,黑色的卡宴早已经停在路边了,秦思年手里夹着根点燃的烟,正慵懒的靠在车身上。

    走过去后,桑晓瑜不禁问,“燕子,要不要我们稍你一段?”

    “不了!”刚接完电话的郝燕摇了摇头,晃了晃手机示意说,“我好像也有人来接了,就是我刚刚提到的那位相亲对象,他说今晚没事,想要带我和糖糖一起去!马上就到了,我在这里等他一会儿吧!”

    虽然之前说过想要好好考虑一下,但郝燕脸上的神情却有一丝的勉强。

    桑晓瑜点了点头,正想说那好吧时,7;150838099433546听见秦思年忽然丢出来句,“好像是我二哥!”

    郝燕身体一僵。

    桑晓瑜转头望过去时,果然看到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了卡宴的后面,司机将后面的车门打开,一身西装的秦淮年下车,笔直的大步走过来,镜框的在夕阳里泛着冷冷的光。

    “上车!”

    秦淮年直接扯住郝燕的手腕。

    郝燕皱眉,试图在甩开,“我有人接!”

    秦淮年没有松手,似乎在用很大的力气在扯着,镜片后狭长的眼眸里也尽是危险,“我不想说第三遍,上车!难道你想让我扛着你上车?”

    桑晓瑜听得直冒黑线,这两兄弟一直都有扛人的习惯……

    “秦淮年,你别太过分!”郝燕的脸都气红了。

    “过分?”秦淮年眯着眼睛重复,随即冷笑出声,“现在上个车都不愿意,这三年多里,你还不是每晚都上我的床?”

    桑晓瑜惊讶的睁大眼睛,而郝燕却脸色瞬白,“你”

    “我说了,我不想说第三遍!”秦淮年浑身都散发着阴鸷的气息,没有半点平时商人的温润尔雅,话音落下后,他便俯身将郝燕扛在了肩膀上,蛮横的丢进车后座后,便吩咐司机开车。

    “啊!”桑晓瑜捂住嘴巴,低呼出声。

    看着那辆黑色的商务车扬长而去,耳边飘来秦思年吐出来的白色烟圈,“秦太太,你喜欢那样的?”

    “不要!”桑晓瑜顿时摇头如拨浪鼓。

    随即,便“呲溜”一下的就打开车门钻进去。

    开什么玩笑!若是让秦思年这个变态也扛她的话,绝对比秦淮年做的更加轰动,到时又会成为台里上下茶余饭后的八卦之谈了!

    在商场餐厅里吃了粤菜,两个人坐扶梯到楼上的影城入口时,时间掐算的刚刚好,买了爆米花和可乐,广播正在通知排队去检票,这个时间段里,来看的有不少情侣。

    自从这三年半的时间里关系一直陷入僵冷的状态,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像以前那样日常的夫妻约会,更没有来看过电影,往里面走时,桑晓瑜忍不住悄悄牵住了他的手。

    指尖触碰在他掌心时,便被他迅速包裹住,然后送到薄唇边亲了一口后,竟然还添了下。

    桑晓瑜顿时闹了个大红脸,直擦着上面残留的口水。

    进去按票对了位置,他们坐在屏幕正中央,观赏效果最佳的位置。

    前面的广告结束后,整个放映厅的灯光都暗下来,正式进入片头。

    就在正式开始演的时候,秦思年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待他接完以后,桑晓瑜见他眉心是拧着的,以为是医院有什么紧急的患者需要他,不禁关心的问,“怎么了?”

    秦思年薄唇微抿,默了下,迟疑的说,“佳人在酒吧喝醉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