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第644章,接自己妻子下班-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4章,接自己妻子下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周一工作日,桑晓瑜托着下巴对着电脑发呆。

    啧,被色诱了啊!

    虽说秦思年的确如他所说,不像那晚般粗鲁很温柔7;150838099433546,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有好过到哪里去,好像最后失去意识的时候,外面的天色都已经露出鱼肚白了。

    她迷迷糊糊还想着,他确定是病号么?

    怎么就有那么多使不完的力气?

    早上的时候,迷迷糊糊间,听到他被电话给叫走了,应该是医院打来的,而后,她却整整在床上睡了一天,到了晚上吃了碗泡面继续睡,直到今早才觉得恢复了元气。

    纵欲伤身啊!

    桑晓瑜终于也体会了这四个字。

    到了傍晚快下班的时候,旁边坐着的郝燕接到了个电话,突然就“噌”的声站了起来,椅子都向后被推出去好远,表情焦急。

    桑晓瑜见状,忙关心的问,“燕子,怎么了?”

    郝燕紧张的告诉她说,“医院打来的电话,护士长说糖糖和隔壁房的小朋友打架了!”

    虽然来台里上班刚刚两个多月,实习期都还没有过,但年纪相仿的关系,她跟同事郝燕的关系非常好,有关对方的事情她也都大概有所了解。

    郝燕年纪轻轻却有个五岁的女儿糖糖,没有结婚,甚至连孩子的父亲都没有,一直以来都是靠她和父母帮衬着照顾,单身母亲带着孩子何其不已,偏偏老天不垂怜,去年的时候糖糖查出了白血病,再后来就没再离开过医院。

    桑晓瑜看了眼表,不禁替她把包整理着,“小孩子有矛盾很正常,这没差几分钟下班了,你快去看看吧!”

    郝燕神情又焦灼又为难,“可是十分钟前总编才刚刚交给我两份新闻稿,让我务必在九点前修改好,否则就赶不上台里晚间新闻的直播了!”

    桑晓瑜一听,立即便道,“没事,稿子全都交给我,你就去你的,别担心!”

    “好,那小鱼我就先走了!”郝燕闻,感谢的话尽在不中,拍了拍她肩膀脚步就已经快速奔出了办公室。

    到了下班时间,同事陆陆续续的离开。

    桑晓瑜独自一个人坐在电脑前,专注的修改着,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她敲键盘的声音,抽屉里的手机突然响起,她空出手去接。

    线路里,传来低沉的男音,“在家?”

    桑晓瑜一怔,意外的看了眼屏幕,上面显示着“禽兽”两个字。

    她抬头看了眼已经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摇头回,“没,我还在公司!”

    “这个时间还没下班?”

    “嗯,有两份新闻稿需要修改出来,晚上台里直播要用的!”

    那边沉默了半秒,又问了句,“要多久结束?”

    桑晓瑜滑动着鼠标,因为两份新闻稿都非常沉长,而且需要保留的内容又多,所以修改起来也很费时,看向右下角的时间,她想了想说,“估计至少要一个小时吧!”

    “嗯。”秦思年应了声,然后就挂了电话。

    桑晓瑜一脸懵的看着手机屏幕,不懂他最后“嗯”是什么意思,想要问他有什么事的话也还未说出口,翻了个白眼,将手机重新丢回了抽屉里,她继续埋首在电脑前。

    时间悄声无息过的很快,终于将稿子修改完,桑晓瑜感觉眼睛都有些花了。

    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握拳敲打着发酸的肩膀,将所有电源切断以后,她也走出了办公室,正准备往电梯走时,手机有再度响起来,看到上面再次显示的“禽兽”,她皱了皱眉。

    “喂?”

    “小金鱼,已经过了一个小时!”

    线路里,那道低沉的嗓音明显很不耐烦。

    桑晓瑜呆了呆,“啊?”

    “加班结束了没有?”秦思年没好气的问,好像还能听到吞吐烟雾的声音。

    “结束了,我正在下楼。”桑晓瑜看了眼正在上升的电梯。

    闻,线路里的语气有所缓和,丢出了来句,“嗯,我在楼下!”

    楼下?

    桑晓瑜怔愣的看着手里再次被挂掉的手机,缓慢的眨了眨眼睛,不知为何,心跳却随着那不断攀升的数字而快速起来。

    从电梯里出来,隔着旋转门,她远远的就看到马路边上听着的那辆黑色卡宴,在已经华灯初上的夜里那样扎眼。

    桑晓瑜讷讷的走过去,一副惊诧的表情,“禽兽,你怎么来了?”

    秦思年今天难得穿了件白衬衫,下面却依旧是炭灰色的长裤,脚上是双限量版的椰子鞋,如此简单的打扮,穿在他身上却很不普通,尤其那张出类拔萃的脸。

    他手里夹着根烟,送到嘴边抽时,白色的烟雾升腾而上,那双桃花眼就因为冲上来的烟气微微眯了起来,特别的魅惑又迷人,周围已经有很多女孩子驻足的目光

    桑晓瑜想到他之前的那通电话,不是很确定的问,“你不会……在这儿等了我一个小时吧?”

    秦思年将手里抽完的烟蒂捻灭,弹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薄唇似笑非笑的勾起,语气似真似假,“作为丈夫,接自己妻子下班不是很正常?”

    桑晓瑜心尖轻颤了下,面上却撇嘴道,“鬼才信你!”

    秦思年双手插兜,慵懒到道,“我来找你要欠下的那顿饭!”

    果然,桑晓瑜给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既然提到了那顿饭,自己许下的诺,她也没有推脱,拉开副驾驶车门就坐了进去。

    看着两边逐渐亮起的霓虹,她和他强调,“我之前说了,我请不了那么贵的,我工薪阶层,比不了你们这种医生专家出手那么阔绰!”

    秦思年眉尾扬了扬,算是给她的回应。

    行驶了大概十多分钟,黑色卡宴从一个地下入口开了进去,里面已经不少车位停满了,绕了一圈才成功找到位置,“到了!”

    “超市?”桑晓瑜看了眼迎面有人提着购物袋吃力的走过来。

    秦思年手指敲在方向盘上,“嗯,买回去,你做!”

    “可是我……”桑晓瑜犹豫的张嘴,只是很快想到自己做会便宜很多,硬生生将话给咽了回去,解开安全带兴冲冲说,“行,我们走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