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第639章,新婚燕尔的-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9章,新婚燕尔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桑晓瑜第二天直到九点钟,才姗姗出现在办公室。

    从电梯里出来,她拖着酸疼的两条腿,一路走来都恍恍惚惚的。

    郝燕见状,连忙跑到她面前,“小鱼,你怎么才来啊!这都迟到一个多小时了,总编一定会扣你工资!”

    “扣就扣吧……”桑晓瑜有气无力的回。

    “小鱼,你没事吧?”郝燕见她脸色很差,关心的问,“你看起来怎么这么憔悴?昨晚你不是去参加同学聚会了,难不成你喝醉了酒回去路上被人给打劫了?还是说你被人那个那个啥了?要是真有啥情况,咱们可得报警!”

    桑晓瑜磨了磨牙,“是该报警!”

    打110,然后直接告那只禽兽婚内强暴!

    郝燕原本是后面的话是逗趣的,听她这么一说,表情顿时慌张起来,“不是吧,被我说中哪一个了?”

    “没,我开个玩笑,放心吧!”桑晓瑜摇了摇头道。

    昨晚她都记不清到底被他纠缠了多久,她只记得,自己在痛苦和绝望中又无法抵抗他带来的力量和速度,直到后面承受不住的直接昏了过去。

    等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自己家里的床上了。

    若不是她一身的吻痕,都差点怀疑昨晚只是做了一场噩梦而已。

    想到那只禽兽,桑晓瑜真的是恨的牙痒痒。

    今天小姨夫的生日,如今她和表妹蒋珊珊都在冰城,回去的时间少,这样的日子都是自然要团圆的,刚好明天就是星期六了,可以在家多待两天。

    为了赶去镇里的火车,桑晓瑜提前一小时请假离开,难免又挨总编一顿臭骂她迟到又早退,她破罐子破摔,拖着两条还有些发酸的腿赶去了火车站。

    小姨家的房子并不大,但从小时候就给了她们姐妹俩最大的房间。

    两个多小时的火车,桑晓瑜拎着大包小裹的进门,戴着围裙的小姨高兴的迎出来,“小鱼,快去换身衣服洗手,等会就能吃饭了,今天你小姨夫掌厨!”

    “那咱们可有口福了,姗姗呢?她不是今天上午就回来了?”桑晓瑜笑眯眯的说。

    “回来了,一直待在房间里打电话呢!”小姨指了指关着的卧室门,皱眉道,“这孩子好像又处了个对象,从进门电话就没停过,你听,里面的傻笑声!”

    “又谈恋爱了?”桑晓瑜惊讶。

    倒是没想到表妹的挑花来的应接不暇,总觉得上次失恋好像还没多久的事情似的。

    小姨一脸的担忧7;150838099433546,“可不!我真怕她又像上次那样,小鱼,你进去多劝劝她,别让她耽误了学业啊!”

    桑晓瑜闻点点头,敲了敲门进去了。

    房间里是两张单人床,靠右侧窗边的那张上,蒋珊珊正托着下巴趴在上面,两条腿翘起着荡啊荡的,脸上都是少女的娇羞。

    以前每次她和池东通电话的时候,也是那副表情。

    桑晓瑜坐在对面,似乎是被盯的不好意思了,蒋珊珊和那边说了句晚点再聊,就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然后把枕头丢过去一个,“姐,你能不能别看了!”

    “真谈恋爱了?”

    “嗯!”

    桑晓瑜抱着肩膀,皱眉拿出长姐的架势审问起来,“你不是说要好好专攻学业么,上次失恋时要死要活的,那端感情你都已经放下了?”

    蒋珊珊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踌躇的说,“姐,有件事我得跟你老实交代一下……”

    “什么事?”她不解。

    “那我说了你可别发火啊!”蒋珊珊表情顾忌。

    桑晓瑜没当回事的随口“嗯”了声。

    蒋珊珊舔了舔嘴唇,酝酿了两秒,才弱弱的开口说,“上次我失恋闹自杀,你去帮我出气,其实……那天我记错了房间号,被警察带走的男人,并不是我那个混蛋前男友,我根本就不认识,弄错了……”

    “你说什么?”桑晓瑜呆住。

    弄错了?

    那这么说起来,根本就是个乌龙!

    她一直把秦思年当做玩弄女大学生感情的禽兽,平白无故给扣了一顶渣男的帽子,还被丢脸的送到了警察局,事后再遇到也是针锋相对,没想到竟然误会一场……

    桑晓瑜咬牙,拿起枕头边砸边吼,“你这个死丫头!”

    晚上给小姨夫过了个热热闹闹的生日,洗了澡姐妹俩早早的都上了床,隔壁床的表妹蒋珊珊在经历了整整三个小时的电话粥后抱着手机睡着了。

    桑晓瑜翻了个身,却迟迟没有入眠。

    想到之前表妹的话,她始终紧紧咬着嘴角,好几次都摸出手机,指腹犹豫在“禽兽”那两个字时,最终还是重新塞回了枕头里,不过这一晚倒是也没怎么睡着。

    隔天早上她被小姨拉着去了趟早市,吃过午饭后她就坐在沙发看着电视剧打发时间,在她起身去洗手间时,手机响起来,她接起来语气意外,“喂……外婆?”

    当天下午,桑晓瑜从镇里坐火车返回冰城,直接去了私立医院。

    胃外科的高级病房里,老人早早就坐在那等着,一看到她推门进去,就乐得合不拢嘴,一边朝她伸手一边笑着问,“小鱼,打扰你了没有?你们做记者的一定很忙,我没给你添乱吧?”

    “没,周末休息,台里有同事值班。”桑晓瑜微笑摇头。

    “那就好!”老人目光慈爱,“我就是突然挺想你的,就忍不住给你打个电话,让你来陪我说两句话!”

    桑晓瑜心里有些内疚,似乎从老人手术过后,她就一直没再来探望过,反而让对方给她主动打电话,实属不应该,“外婆对不起,最近太忙了……”

    “你们年轻人我懂!”老人却摆了摆手,从床褥下面翻出来个檀木的手串递给她,“对了,小鱼,外婆送给你样好东西!”

    “外婆,这是什么啊?”桑晓瑜不解。

    “隔壁24床病人的女儿帮忙在庙里求来的!大家都是院里长期的老病友了,那天听说她女儿经常去庙里敬香求些东西,就让她帮忙求了个手串,大师开过光的,特别好,能报平安,你戴着吧!”

    桑晓瑜点点头,看着外婆把手串套在了她手腕上。

    哪里只是单纯的保平安,她都已经看到几个珠子下面刻着的早生贵子……

    桑晓瑜脸红又尴尬的垂了垂眼睛。

    “思年这孩子,好几天我都没抓到影了!”老人当着她的面数落起来,“管他要你手机号码,也墨迹半天才给我!”

    桑晓瑜不由轻抿起了嘴角。

    毕竟是过来人了,老人一眼就看出她神情里的异样,担忧的问,“小鱼,跟外婆老实讲,你们两个是不是吵架了?”

    “……没有!”桑晓瑜心虚的摇头。

    老人听后很高兴的松了口气,嘀咕着,“我就说么,你们两个新婚燕尔的,怎么会吵架!之前周三思年的生日,他还跟我说晚上约了你一起,你们俩是不是庆祝的很开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