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第638章,我是你丈夫-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8章,我是你丈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桑晓瑜所有的挣扎无济于事,被他一路扛着塞进了卡宴里。

    不过唯一让她庆幸的是,之前的那个女人不在……

    入了夜的冰城,被霓虹点燃,卡宴就在这样的街道里横冲直撞的,中间遇到红色信号灯时,桑晓瑜扭身就想趁机打开车门逃走。

    可秦思年似是早就料到她的举动,在她手摸上门把手的瞬间,就“咔哒”一声落下了锁。

    桑晓瑜愤怒的瞪过去,“你让我下车!”

    秦思年单手握着方向盘,桃花眼斜睨过去,冷呵了一声,“怎么,不愿意坐我的车,想要继续坐前男友的车?”

    “你……”桑晓瑜惊诧。

    他怎么知道?

    张了张嘴,不等她出声,秦思年嘲讽的声音再次响起,“狗改不了吃屎,人也要活得有点脸。”

    “你什么意思?”桑晓瑜皱眉,不明所以的看向他。

    “在丽江是谁口口声声骂着自己被劈腿了?”秦思年薄唇勾起的弧度都是讥讽,嗓音沉郁,“他既然背叛了你,和别的女人有染,你居然还愿意回头一次次的找他?”

    “别拿缺心眼当做痴情,否则你到时候连哭都没地方哭,这样的男人能背叛你一次,就能背叛你两次三次,竟然还没有记性的跟人家在那玩藕断丝连!你是没有自尊心,还是没有羞耻心?”

    昨晚看到的画面和今晚的重叠在一起,秦思年吐出来的每个字词都很毒辣。

    桑晓瑜被他一连串的嘲弄憋到满脸通红,脖子上的青筋都跳起来,那些话都噼里啪啦的像砸在了她的脸上,她不愿解释,气急败坏的怒声,“对,我就是跟前男友藕断丝连,怎么样,跟你有关系吗!”

    “下车,我要下车,禽兽,你放我下车!”

    桑晓瑜推不开车门,只能不停的拍打着车窗。

    她此时又气又恼,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顶,搅的心肝脾肺全部都凝在了一处,整个人都颠倒了般,和池东一样,一秒钟也不想要跟他待在一起。

    信号灯一变,秦思年第一个从线内冲出去。

    虽然没有像那天飙车一样画面惊悚,却也好不到哪里去,没有停车,更没有要送她回家的意思,而是直接上了桥,一路最大马力的狂奔着,眨眼间竟然已经行驶出了郊外,急刹车停在某条萧瑟的小道上。

    手刹拉起的瞬间,秦思年便陡然侧头,眼神凶巴巴的,说每个字的时候都发着狠,像是要把她活吞下去,“把你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桑晓瑜虽有惧怕,但性格里的不服输和倔强让她梗起脖子,“我说几遍都是跟你没关系!秦思年,你别忘了,我们两个只是协议婚姻!”

    “是吗?”秦思年像是被他惹怒一般,桃花眼里变了颜色,先是浮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渐渐的,那红随着他磨牙的声音加深,“我也说过,协议婚姻也是婚姻,我可不想被人戴绿帽子!”

    车门猛地被打开,桑晓瑜看到他从车头绕过来,然后夜风灌入,她右边的小臂被他的大手给捏住了。

    桑晓瑜心里狠狠一突,“你要干什么!”

    “我今晚让你知道什么是女人的三从四德!”秦思年话落的同时,像是之前那样用力将她拽出来,随即拉开后面的车门,再轻而易举的将她推了进去,自己也随之覆盖。

    那双拿惯了手术刀的手,翻起了她的衣摆。

    “禽兽,不要,你别碰我!”桑晓瑜彻底地大惊失色。

    虽然这里已经是开出了郊外,夜深人静,周围几乎没有什么人,可她绝对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如此疯狂。

    秦思年半眯的桃花眼里闪过一丝狂暴,呼吸间尽是征服的力量,“我是你丈夫,我要,你就得给!”

    他很急,开始用蛮力扯着她的衣服。

    “不要!”

    “我偏要!”

    秦思年用力,桑晓瑜也用力,只不过两人方向不相同而已。

    一个发疯的想要占有,另一个却拼命的想要拒绝。

    “禽兽,我可以告你婚内强暴!”桑晓瑜咬牙切齿,却也气喘吁吁。

    “随时欢迎!”秦思年薄唇勾起的弧度慵懒又倨傲,突起的喉结上下滚动,嗓音又沉又沙哑,“不过在那之前,我得把这罪名落实了不是?”

    女人在体力上永远别想要占领男人的上风,桑晓瑜力量微薄,无助的尖叫起来,被他捏住下巴狠狠的吻住,最后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身前传来凉意时,她感觉心也凉了。

    没有任何铺垫,秦思年就直接进入主题。

    之前那晚的记忆她是模糊的,今晚虽然也喝了酒,但意识却是清醒的,以至于,她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他强悍的占据。

    “禽兽,你他妈的给我轻一点!”

    桑晓瑜痛的呲牙咧嘴,承受不住的咬在他肩膀上。

    秦思年却是一声闷声过后,迸出两个字,“做梦!”

    夜色越发深了,远离了城市的喧嚣,月色都显得更加静谧,卡宴的车门关得严严实实,秦思年只穿了件单薄的衬衫靠在车头。

    左手之间夹着根烟,眉眼微往左下方低着,看不清神情,只能看到他指间的烟火明灭。

    也不知道这样站了多久,直到烟盒里剩下的几根烟全部抽光,7;150838099433546秦思年才将手里的打火机放回口袋,重新坐回车里,车内他打了暖风,冷不防进来,条件反射的瑟缩了下,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

    秦思年偏头,侧眼看向后座上已经陷入昏厥的桑晓瑜,桃花眼越发的幽深。

    今晚他的确是失控了。

    除了穿上白大褂工作的时候,他向来给人慵懒的感觉,什么事情都漫不经心,秦思年也很惊讶于她总能够轻易挑起他的情绪起伏,而且在男女事情上,他一直都是你情我愿,从不强求,而刚刚他却控制不住自己。

    她越是说不要,他就越想要占有她。

    秦思年再次扫了眼后座,虽然有他的外套遮挡着,但仍能看到她身上的衣服凌乱不堪,被他撕坏几乎遮盖不全,而她一张不施脂粉的脸上,都是缠绵过后的红晕。

    收回视线,他发动着引擎,目光深沉的望着前方。

    已经是后半夜,路上几乎没有车辆,卡宴的车速却很慢,像是怕扰醒到后面睡着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