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第631章,行驶丈夫的权利-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31章,行驶丈夫的权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病床上坐着个年迈的老人,长得慈眉善目,看起来精神不错,但气色稍微有些差,此时正靠在枕头上听着旁边收音机里的广播。

    看到他牵着个姑娘走进来又听完他的话,像是受到了惊吓一样,慌忙不已的说,“什么?快,把我的老花镜给我找出来!”

    一旁24小时照看的护工立即走上去,将抽屉里放着的老花镜找出来。

    “外婆您好,我叫桑晓瑜!”

    既然来了,桑晓瑜自然不会扭捏,主动上前去打招呼,她跑新闻时向来喜欢和上了年纪的人打交道,格外觉得亲切,“桑是桑树的桑,晓是家喻户晓的晓,瑜是怀瑾握瑜的瑜!您叫我小鱼就可以了!”

    “俊,长得真俊!小鱼,你过来,让外婆仔细瞧瞧!”外婆格外的激动,直冲着她招手,目不转睛的看了她半晌,不确定的看向自己外孙,“你说这是我孙媳妇?思年,你这个臭小子,不会故意拿我这个老太太寻开心吧?”

    秦思年勾唇,从兜里掏出结婚证,“哪能,结婚证在这儿还能有假吗?我俩刚从民政局回来,上面的钢戳还热乎着,立马就过来告诉您!外婆,这回您的心愿也达成了,可以手术了吧?”

    “思年,你不会为了让我同意手术,所以跑去找个人结婚吧?”

    “您想多了!”

    桑晓瑜惊讶的朝他看过去,被他上前搂住了肩膀,“外婆,我们结婚的事情的确很仓促,我是医生,她是记者,两个人平时的工作都很忙,一直没把这件事提上日程!”

    秦思年低头看了看她,薄唇似笑非笑,“小鱼对我一见钟情,都说女追男隔层纱,我也的确被她的一片痴情给感动了!只不过她太害羞了,始终不好意思跟我来见您,是不是?”

    靠,什么时候!

    桑晓瑜暗暗磨着牙根,保持微笑,“……是!”

    看着他们两个互看的眼神,外婆误以为眉来眼去,高兴的说,“好,我答应手术!”

    从病房里出来,桑晓瑜立即甩开他的手跳7;150838099433546到了一旁,指着他嘴角直抽搐,“你还当什么医生啊,不当演员都可惜了!什么一见钟情,一片痴情……呸呸,真是活见鬼了!”

    现在想起他当着老人面说的话,还觉得一阵鸡皮疙瘩。

    不过,没有想到他结婚是为了外婆的身体……

    原本还以为他是趁火打劫,心里面觉得他无耻来着,其实是他的一片孝心,此时再想到昨天他回答的那句“为了睡你”,桑晓瑜不禁耳根子发热。

    咳了声掩饰情绪,她连忙问,“我小姨夫呢?他什么时候可以出来!”

    “一个小时后。”秦思年说完,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从医院行驶到公安局用了半个多小时,路上桑晓瑜通知了小姨,此时正在赶过来的路上,她瞥了眼一直立身在身旁的男人,犹豫的问,“你不回医院么?”

    “今天我休班。”秦思年掏出烟盒。

    “那你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桑晓瑜有些撵他走的意思。

    “怎么?”秦思年桃花眼一眯。

    “等会我小姨就来了!”桑晓瑜搓着手,显得有些局促,“她还以为我和前男友在一起,要是让她看到你,就不好说清楚了……”

    秦思年闻言,点烟的动作就蓦地停住了。

    桃花眼阴沉的盯了她几秒后,冷哼了一声,转身便拉开了车门,踩下油门便将卡宴扬长而去,留下她一脸的汽车尾气。

    桑晓瑜抬手挥了挥,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离开。

    什么狗脾气!

    结婚的事情对于她来说现在还很不真实,更没想好要怎么跟小姨小姨夫说,毕竟他们两个人的婚姻跟普通人是不一样的,而且刚刚电话里表妹蒋珊珊似乎也在,若是撞到了岂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撇了撇嘴,她就快步奔进了警察局。

    折腾到了晚上,桑晓瑜终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家里。

    小姨夫平安无事的从局子里走出来,没有判刑也没有罚款,企业那边已经撤诉,说是经过调查是被人栽赃陷害了,明天就可以回去继续工作,小姨喜极而泣,直嚷嚷着老天有眼,她在旁边笑着安抚并没有多说什么。

    一家四口吃了顿团圆饭后,她和表妹蒋珊珊将小姨小姨夫送上了回镇里的火车。

    洗完了澡,桑晓瑜将包里的协议和结婚证都拿出来,放到了床头柜的抽屉里。

    抬头看向柜上面摆放的照片,年限有些久,照片的颜色都已经泛旧了,一对年轻的夫妻抱着小小的她冲着镜头笑,手指抚在上面,她喃喃,“爸爸妈妈,我嫁人了……”

    想到白天病房里老人合不拢嘴的笑容,不管婚姻是以什么形式,若是他们还在的话,应该也会很高兴吧!

    一整天的惊魂动魄,从单身狗变成了已婚妇女,内心可谓是跌宕起伏,电视剧都没有这么演的,桑晓瑜洗了澡躺在床上,头沾到枕头很快就睡着了。

    睡梦里,响起一阵震天响的敲门声。

    桑晓瑜迷迷糊糊的被吵醒,坐起来愣神了一会儿,听着那敲门声还在继续,她掀开了被子下床,摸黑没找到拖鞋,只好光着脚跑向玄关。

    不知道这么晚是谁敲门扰人清梦,心里多了分警惕,迟疑的一点点将门拉开。

    当看清楚外面站着的人时,桑晓瑜睡意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

    她惊诧不已的看着他,咽了口唾沫才继续问,“禽兽,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来做什么?”

    虽说秦思年曾送她回家过,但毕竟只是将车停到楼下,并没有送她到楼上过,谁知他竟然可以精准无误的找上来。

    对于她的第一个问题,秦思年没有回答的意思,房子是好友霍长渊的,他打个电话只是分分钟就能知道的事,一条手臂支撑在门框上,整个人都呈现出慵懒的状态。

    他勾唇,半眯的桃花眼迷离又勾人心魄,直接回答她最后一个问题,“我来行驶丈夫的权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