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正文 第623章,摸出来的]-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623章,摸出来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桑晓瑜全程憋着那口气,两边腮帮子鼓鼓的。

    直到她扭头看车窗外风景的姿势看得脖子都僵硬了,咬了咬牙,最终没有沉得住气问,“喂,你要带我去哪儿!”

    她话音刚落,卡宴就突然一个急刹车停下。

    还好身上已经系好了安全带,否则她又得撞到头。

    愤怒的呲牙瞪过去,刚想要骂他两句,秦思年已经率先拔掉车钥匙,丢给她一句,“到了,跟我下车!”

    桑晓瑜看到他甩上车门的声音,只好也跟着解开安全带,忍气吞声的跟在后面。

    卡宴直接停在了路边,旁边是一条商业街,有不少独立的大牌店铺,就是那种对于桑晓瑜这种人来说,路过都从来是目不斜视的。

    秦思年晃着车钥匙,直接走到正对着的一家女装店。

    里面的店员笑得像是花骨朵一样,齐刷刷的推开玻璃门各站两边。

    桑晓瑜跟在他身后走进去,就听见她们异口同声热情的喊着,“秦少!”

    似乎脱掉了那身白大褂,私底下几乎都这么称呼他,记起上次在丽江遇到时,酒吧里也听到女人甜腻腻的“秦少”称呼着他。

    看店里面看到他像是看到金主粑粑一样热络和熟悉的程度,就知道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是女装店,那么就铁定没少领女人过来买衣服,一番推理过后,桑晓瑜不屑的撇了撇嘴。

    “给她选一身衣服!”

    秦思年直接回头,拿着车钥匙的手指了指她。

    桑晓瑜被指的一脸懵逼,立即上前道,“我说,你到底要干嘛啊?”

    “晚上有个宴会要参加,你给我当女伴!”秦思年懒洋洋的回答。

    或许纸醉金迷的风月场合对于秦少来说可以自得其中,这种上流社会举办的宴会他向来都是敬而远之的,只会每个人端着红酒杯虚与委蛇的寒暄,假的要命!

    医生的职业或许可以让他避免这些,但身处的秦家却让他不得不面对,不过向来这种事情大多数都是秦家从商的二哥来负责,今晚是个特殊,因为二哥在国外出差赶不过来,他只好代替跑这一趟。

    桑晓瑜听后直皱眉,“凭什么,我吃饱了撑的么?”

    “项链不想要了?”秦思年薄唇轻勾,不紧不慢的说,“只是临时女伴,不需要你做什么,去了当个花**该吃吃该喝喝,谁和你说话你冲他笑笑就成,等结束以后,我会把项链物归原主!”

    桑晓瑜听完他的话嘴角抽动了两下,怎么听都觉得不像好话。

    想到在他手里的项链,她不怎么情愿的嘟嚷,“那你说话算数,骗人是小狗!”

    “嗯。”秦思年语气欣然。

    店员等他们说完后,很有眼见的上前微笑询问,“今天早上新到了不少礼服,都挺适合这位小姐的气质,请问尺码是?”

    桑晓瑜刚想张嘴回答,就听到低沉的男音比她快一步的报上,“82、64、88!”

    店员听完后,立即就一溜小碎步跑去挑衣服了。

    剩下的桑晓瑜惊愕不已的看着他,“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可能除了总抢自己衣服穿的表妹蒋珊珊以外,就连照顾自己长大的小姨都不知道她三围的尺码,而他刚刚竟然能那么精准的报出来,还一个都没有错!

    “摸出来的。”秦思年桃花眼里烁出促狭的光。

    桑晓瑜脸上“轰”的一下涨红,懊恼的想要咬掉舌头,干嘛嘴贱的要问!

    店员的动作很麻利,已经拎着三件裙子跑过来,但不是最先询问她的意见,而是问她旁边的秦思年,后者食指抵在太阳穴上,冲着中间的那条抬了抬下巴。

    然后,桑晓瑜就被店员带到了试衣间门口。

    进去门在身后关上,她开始低头脱牛仔裤,然后是上面的衬衫,正准备脱掉内衣换上店员拿给她的隐形bra时,身后的门“嚯”的声被拉开了。

    桑晓瑜顿时用双手遮挡住胸口,差一点尖叫出声。

    她涨红着张脸,从镜子里瞪着他,丹凤眼里都是愤怒的小火苗,“你干什么!”

    “突然觉得这条更适合你。”秦思年将手里拎着的条灰色长裙挂到旁边衣钩上,视线毫不避讳的在她身上扫过,临关上门时还慵懒的说了句,“不用急,慢慢换!”

    店里面除了他都是女性店员,即便觉得需要换一条,也完全没必要他亲自送来,而且连门都没有敲就直接进来……这只禽兽,他绝对是故意的!

    桑晓瑜握着小拳头,咬紧牙关。

    我忍,我忍!我忍忍忍!

    终于换好了裙子,桑晓瑜对着镜子连着做了三个深呼吸,才将窜到脑门的怒气给压下去,推开门走出去,外面秦思年似乎等的已经有些不耐烦,正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翻着杂志。

    听到脚步声,就立即抬头起身走过来。

    桑晓瑜这才发现,两个人衣服的颜色都是灰色系的,她发现他对灰色似乎有一种特别的癖好,至少到现在,除了那身白大褂和手术服以外,每次遇到的时候,他似乎穿的都是炭灰色。

    看到落地镜里两人站在一起的身影,莫名觉得很搭。

    下一秒,她就晃了晃脑袋觉得进水了,她怎么会和一个禽兽搭!

    店员在旁边尽职的问,“秦少,用不用帮这位小姐化个妆?”

    “不用。”秦思年摇头。

    私下里看惯了浓妆艳抹的女人,她这样清汤挂面的反而觉得舒服,头发也只是在脑后扎成了个丸子头,露出整张干净的脸,外面夕阳光透进来的关系,她脸颊晕着一圈瑰红,像极了那晚在丽江她喝醉时的模样。

    秦思年喉咙有些发干,咳了声道,“走吧!”

    黑色的卡宴这次直奔一家星级酒店,外面停了不少豪车,门口有和他们一样来参加宴会的男女,正被服务生恭敬的往里面带路。

    桑晓瑜刚刚从旋转门进去,脚下就险些一个趔趄。

    虽然她平时也穿高跟鞋,但实在是店员给她搭7;150838099433546配的鞋跟太高了,她在试衣间偷偷用手量了量,至少有十二厘米,鞋跟又细,再加上裙摆长,实在难走的要死。

    就在她不小心又踩到裙摆摇晃时,腰上缠上来一条手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