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正文 第622章,你没误会]-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622章,你没误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桑晓瑜没有立即离开,张了张嘴,“孩子手术的事情……”

    秦思年似是知道她要说什么,从保温桶里抬头,“我不是慈善家,我只给垫付了五千,其余的费用我上报给了院里的慈善机构,他们会把老奶奶的情况报上去,你不是记者?发挥下你的能力,让更多的人帮忙筹一下,后续用药的费用也不低!”

    “好,我会!”桑晓瑜欣然点头,她也想到了这一层,两个人其实是不谋而合。

    秦思年慵懒的挑眉,似笑非笑的问,“这么盯着我看做什么?突然觉得我很伟大,韩剧里的施恩泽,头顶自带光环?”

    虽然他这番话说的很让人想要翻白眼,但桑晓瑜还是忍住了。

    “你的确是一个好医生!”犹豫了两秒,她由衷的开口,然后咬唇又继续说了句,“昨天……是我误会你了,我向你道歉!”

    凭心而论,他是个有医德的好医生。

    毕竟在那种情况下,其他人不可能做出他那样有魄力的选择,更多的是他有那份救死扶伤的心。

    秦思年却懒洋洋的丢出一句,“你没误会。”

    “没误会?”桑晓瑜愣住。

    “我说想念你味道的话,并不是开玩笑。”秦思年桃花眼里迸出促狭的光,薄唇也勾起坏笑,“如果你改变主意的话,还是可以再陪我睡一晚的,时间地点你随便挑!”

    桑晓瑜这次终于没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她甚至后悔自己刚说的话,咬牙切齿的瞪着他,“汤喝完了,就自己把保温桶洗干净了还给人家老奶奶!”

    说完,桑晓瑜便一秒都不想待的立即离开。

    然而刚刚转过身,身后忽然响起了慢悠悠的一句,“我在丽江捡了条项链!”

    项链?

    桑晓瑜脚步顿住。

    她连忙将头向后扭去,看到他拉开办公桌的抽屉,漂亮修长的手指从里面捻出来一条银质的项链,而他的指腹正在抚着那条垂坠的手工小鱼。

    银色的光折射在眼睛里,桑晓瑜表情顿时一喜,“项链竟然被你给捡到了?太好了!”

    “我回去后还找了好多天,还以为真的弄丢了找不到了,真是老天保佑,没想到被你给捡到了,快,把它还给我!”她一边说着,一边快步越过办公桌朝他走过去,想要伸手去拿回项链。

    就在她手即将碰触上的那一瞬,秦思年忽然手臂往后收回。

    桑晓瑜没有防备,脚下不稳的整个人直挺挺的朝他倒过去,然后便是一声闷响。

    因为他是坐在椅子上的,所以她此时是以一种十分暧昧的姿势趴在他身上的,两个人的身体几乎是密不可分,没有一点缝隙。

    稍稍往外喘息时,就能感觉到他同样起伏的胸膛。

    桑晓瑜耳根子开始发烧,平齐的视线里,是他湛清的下巴和突起的喉结。

    她看到,他似乎吞咽了口唾沫。

    莫名其妙的,她竟然也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叩叩”

    敲门声这时忽然响起,因为办公室的门没关,外面人就直接推开进来了,看到里面的画面后,顿时低呼了声,连忙又退了出去,“啊!”

    桑晓瑜羞窘的满脸通红,慌忙的站起来,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

    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门板重新关上,从仅剩的一小条缝隙里,传来小护士结结巴巴的声音,“秦医生,下、下一台手术病人……已经做好准备了!”

    秦思年也坐直了些,虚握成拳在唇边咳了下,扬声回复,“我知道了,先进行术前麻醉,我马上就过去!”

    他回到办公室时还穿着手术服,就是下面还排有要手术的病人,原本是想要回来趁着间隙好好闭目养神一会儿的,没想到她竟然会在。

    哪怕她此时已经站到旁边好几步远的位置,但胸膛间依旧有那柔软的触感。

    他方才没有故意逗她,的确是有些想念她的味道,以至于夜深人静自己躺在床上时,脑海里总会浮现起那晚的画面,下腹绷紧……

    “把项链还给我!”

    桑晓瑜再次冲过去,不过这次她多了分警醒,没有离他太近的嚷嚷,“你小时候老师难道没教你,捡到东西要物归原主拾金不昧么?再说了,你是医生不会不懂法吧,捡到东西不给归还是犯罪行为,而且我那条项链不值钱,就是个手工银质的,你快还给我!”

    秦思年任由她噼里啪啦的在说,项链在他收拢的掌心里一握,揣在了手术服的口袋里,“想要项链的话,明天六点在门诊大楼等我!”

    说完,便直接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

    桑晓瑜瞪大眼睛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简直气的要爆炸。

    第二天下班,桑晓瑜是第一个从办公室里冲出来的。

    挤进电梯的时候,还不小心撞到了总编,被好一顿眼神杀,终于地铁到站,她一路气喘吁吁的从医院大门口跑进去,看到门诊大楼前站着一道挺拔的身影。

    脱掉了那身白大褂,炭灰色的西装勾勒着倒三角的身材,那张脸也不再那么严肃,桃花眼里流光四溢,更像是一个玩世不恭的公子哥。

    桑晓瑜急刹车到他面前,弓着腰直粗喘气,“我来了7;150838099433546!”

    秦思年掐断手里的烟,把手腕上的表盘冲向她的脸,“迟到了五分钟!”

    桑晓瑜喘的直翻白眼。

    拜托,她五点半才下班,她的单位距离医院又不近,挤地铁挤的脑袋都快破了,她就差插对隐形的翅膀飞来了!

    不愿跟他多理论,桑晓瑜朝他伸出手,“项链呢?”

    “先上车再说!”秦思年丢下句后,便大步走向了旁边停着的黑色卡宴。

    ……靠!

    桑晓瑜握爪,愤怒的瞪了他背影半晌,为了项链,最终还是忍气吞声的默默跟上了。

    带她将副驾驶车门关上,秦思年便一脚踩下油门。

    桑晓瑜正在系安全带,被他冷不防的发动引擎,整个人都里倒歪斜,脑袋撞到了旁边的车窗玻璃上,顿时痛的呲牙咧嘴。

    怒目朝他瞪过去时,看到他唇角勾起幸灾乐祸的弧度。

    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

    我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