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第562章,医生说可以了-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62章,医生说可以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傍晚,出了写字楼,林宛白一眼就看到停在路边的白色路虎。

    她现在已经习以为常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向他了,坦然自若的配合着霍长渊一起漫天漫地的撒狗粮,不过若是他做出什么亲密的举动,她还是会害羞的脸红。

    发动引擎后,霍长渊斜睨向她,“下午请假的两个小时做什么去了?”

    “你怎么知道……”林宛白惊讶的眨了眨眼睛。

    转念一想就猜到了,现在全公司上下还有谁不知道他们两人的关系,都不需要小赵实时汇报了,直接总经理亲自密切关注着,相信她有任何事情霍长渊坐在霍氏大厦顶层的高背椅上都会了如指掌。

    林宛白偷偷撇嘴,回答说,“中午初雨来找我一起吃饭,聊了很久,刚好又到了做产检的日子,你今天会议多不好分身,我就让她陪我一块去了!”

    郑初雨跑来找她,嘴里面念叨的十句有九句是黎江南。

    无外乎都是一切气呼呼的抱怨,似乎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仍旧没有什么进展可言,黎江南仍旧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弄得郑初雨直愤声着什么女追男隔层纱,根本就是隔层防弹板!

    “嗯。”霍长渊扯唇,又问,“闺女如何?”

    “发育的很好,很健康!”林宛白眉眼弯弯。

    霍长渊闻言唇角勾起弧度。

    晚上睡觉回了主卧,浴室里哗哗响着水声,而已经洗完澡的霍长渊围着条浴巾靠坐在床头,身上盖着条薄被,双手捧着本孕婴的书籍,眉眼间神色专注。

    等水声停止后,不久林宛白拉着门出来。

    长发在里面吹了半干,额前和鬓角的碎发蓬松着,她走到床边后就掀开薄被躺了进去,像是条在水里的鱼一样钻到他的腋下。

    两条手臂就趴伏在他胸膛上,仰着脸一眨不眨的看向他。

    她刚刚洗完澡,除了洗发水的清香味,身上的沐浴露味道和他身上的相同,时有时无的飘过来,撩拨着他的心尖,书上面的文字渐渐有些看不下去。

    偏偏她还不老实,手抚在他的胸口上,下巴抬起竟是主动索吻的模样。

    霍长渊哪里还有心思看书,心神不自觉的随着她动,合上书随手放到旁边的床头柜,低眉时,刚好和她迎上来的嘴唇碰触到。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算起来不短了,她其实主动的次数屈指可数。

    所以,每一次她的主动都叫霍长渊心动。

    只是心动过后,随之而来的是血液里的蠢蠢欲动,突起的喉结上下滚动,感觉到自己呼吸的粗重,他急忙昂着头将她按在怀里艰难的喘息。

    林宛白的气息也早就凌乱了,她蠕动着脑袋贴在他耳边,声音又轻又羞涩的说了句,“已经三个月了,我今天问过了,医生说现在可以了……”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她声音都害臊的发颤了。

    想到今天做完产检的时候,她临离开时窘迫的折回去问医生这件事,还觉得耳朵根子后面像有火在烧。

    霍长渊闻言,眉头和眉尾顿时都激动的挑得老高。

    算算日子,可不是已经三个月了,他做和尚竟然有这么久!

    大掌扣住她的后脑,故意让呼吸喷在她眼鼻上调侃,“今天特意跑到医院去问的?”

    “才不是!”林宛白闹了个大红脸,又羞又窘的为自己辩驳,“我是做产检顺便问的……”

    霍长渊低笑出声,随即便一个翻身,将她小心翼翼的放在枕头上,手臂撑在两边,不让自己压碰到她的肚子,沉敛幽深的眼眸几乎瞬间就红得似火7;150838099433546,沙哑的嗓音在此时听起来特别的意乱情迷,“宛宛,我想你!”

    这个不单纯的想,林宛白知道指的是什么。

    最亲近的爱人之间,空虚了这么久,她又何尝不想他?

    轻咬着嘴唇,她害羞的颤声,“我也是……”

    “确定真的可以吗?”霍长渊还是比较严肃的,敛着眉眼求证的问。

    “嗯……”林宛白轻轻点头。

    能感觉到她的紧张,霍长渊俯身再次吻住她的同时,指腹抚着她的眼睫,“别担心,我会很轻!”

    卧室里温度瞬间上升,随着肌肉奋起的小臂一扬,有浴巾垂落在地板上……

    周六,陆家老宅。

    听着下人唤着“宛**”把拖鞋递给自己,林宛白道了声谢后往里面走。

    陆学林那天被送到医院抢救后,又多住院了两天,但是没有让她再过去探望,怕她怀着孕会跟着自己担忧,之后工作起来,也一直都还没来探望,只在电话里联络。

    现在看到,气色虽然已经恢复了,但整个人却不如最初见到时那样的风度翩翩有精气神,好像老了很多,憔悴的同时又很寂寥。

    只是没想到客厅里除了坐着陆学林,身旁还有一脸伤心的陆婧雪。

    “爸,您真的打算不要妈,也不要我了吗?”

    陆学林叹了口气,皱眉拍了拍女儿挽在自己胳膊上的手,“婧雪,你是我的女儿,我怎么会不要你呢!”

    他从未想过会不要女儿,只是不要妻子而已。

    虽然在得知真相后对于妻子阮正梅震怒又憎恨,但他还是恩怨分明的,并不会把对妻子的这份怒与恨殃及到无辜的女儿身上,毕竟是自己的骨血,又是从小宠爱着长大,自然不可能会不要!

    陆婧雪将脑袋靠在他身上,哽咽着说,“可是爸您出院以后,就没再回家了!妈每天都在家里面整晚都失眠睡不着觉,我总看到她偷偷的抹眼泪,你跟我回家好不好?”

    “那里已经不再是我的家。”陆学林摇了摇头。

    “爸,您一定要跟妈离婚吗?”陆婧雪闻言,眼泪一瞬间都无声的涌出来,“我知道,妈做错了,你就原谅她好不好,她对自己年轻时做过的事情也非常后悔!你们都已经夫妻走过这么多年了,这个年纪再离婚实在是不合适,妈更是不想跟您离婚,她很爱你,一心想要求得您的原谅,你就给她个改过的机会吧!爸,女儿从小到大很少求您什么,我只求您不要跟妈离婚,不要让我成为没有爸妈的孩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