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第561章,全是牛奶味儿-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61章,全是牛奶味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线路那边不知又说了什么,林勇毅7;150838099433546表情震惊的不行,两分钟后结束了通话。

    霍长渊见状,沉声开口,“有什么事的话,我可以帮忙。”

    “爸,出什么事了?”林宛白也很关切的询问。

    林勇毅似乎还在刚刚那通电话里回不过神,半晌才反应过来。

    “哦,其实也没事……“虽然是这样摆手说,但林勇毅神色间却还是有着很大的困惑,凝声解释说,“刚刚是银行给我打来的电话!我不是已经做好了移民的准备,就把冰城能变卖和剩下的资金都做了转移,应该基本都处理差不多了,但却突然告诉我名下还有一笔款项没动,整整有一千万!”

    四年前林氏垮了以后,林勇毅的财产早就所剩无几了,如今手里面除了这栋别墅和养老金以外,就只有转给林宛白当嫁妆的那几套海外的房产,毕竟不比当年,此时的一千万对于他来说已经算是巨款了。

    “呃,还有这样的好事?”林宛白意外的问。

    “是啊,我刚刚听完也蒙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更何况我根本不知道这笔钱!”林勇毅点头,再开口时语气更为凝重了些,“可刚刚银行的工作人员很斩钉截铁,确定有这一千万,并且说是李惠存在我名下的!”

    李惠?

    林宛白大吃一惊。

    她和霍长渊对看了眼,后者也是蹙眉。

    李惠是什么情况他们都很了解,不止一次跑到林勇毅面前大闹着要钱,似乎到现在外面还有不少的赌债,哪里可能会有这样一笔巨款,而且即便是有,她怎么会存到已经跟自己没有任何夫妻情分的林勇毅名下呢?

    这实在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翌日夜里,主卧室里亮着橙黄色的灯光。

    霍长渊日复一日的端着牛奶从楼下走上来时,坐在床尾的林宛白刚刚结束通话的放下手机。

    他将牛奶杯塞在了她的手里,扯唇问了句,“林家那边的电话?”

    推门的时候,听见她喊了那边一声爸,语气上更像是对林勇毅的称呼。

    “嗯!”林宛白点头,喝了口牛奶,皱眉跟他说,“爸说他今天去见了李惠,问她这笔钱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不管怎么问,李惠却怎么都不说这笔钱是从哪里来的,爸的意思是想让你帮忙查一查!”

    霍长渊闻言,眉眼微敛,“嗯,我知道了。”

    等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见她还保持坐在床尾的那个姿势,手里的牛奶杯倒是空了,但一直被她攥在手里,垂着的目光就盯着那空空的玻璃杯发呆。

    霍长渊走过去将空杯子抽出,“还想呢?”

    林宛白皱眉的抬起头,伸手抓在他的手臂上,蓦地道,“霍长渊,我刚刚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嗯?”霍长渊俯身坐在她旁边。

    “就是我被李惠指使人绑架差点被……”林宛白咬唇,再次提起那次的可怕经历,她虽然已经释怀了,但心里面还是会觉得打怵,顿了顿,她继续说,“后来你及时赶到,但是被那几个流氓伤的很严重,当天晚上不是送到医院里抢救么,你在里面手术,除了我爸和霍董事长,后来陆婧雪也来了!”

    “嗯。”霍长渊点头,他后来有从她嘴里提到过。

    “然后陆婧雪赶来以后,看到我就脱口问了句你怎么在这里,她的语气当时很诧异,看向我的眼神也很意外,就好像那个时间我不应该出现在医院里而是该在别的地方一样!因为我那会儿满心都在担心你的安危,也没有深琢磨,可后来我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林宛白说完,抬头看向他,斟酌后语气特别严肃的说,“霍长渊,实话跟你说,我一直都有种大胆的揣测,陆婧雪很有可能会跟这件事有关!我上次去公安局见李惠的时候,我其实有问过她,指使人绑架我的事情,除了她还有没有别人,她说没有,但是我却总觉得她是在说假话!如果我的直觉是真的,这件事真的和陆婧雪有关系的话,那之前林瑶瑶会不会……”

    咽了咽唾沫,林宛白也被自己的想法给震惊到了。

    霍长渊听她说完,两道眉渐渐聚拢起来,形成一个褶皱。

    沉默了几秒后,他沉敛幽深的眼眸薄眯,在灯光下迸出阴鸷的光,“我会调查清楚!”

    “嗯……”林宛白点头。

    霍长渊见她嘴角还抿着,便用大拇指按在上面,指腹抚平着催道,“别再想了,交给我,现在已经到点了,闺女想睡觉了!”

    林宛白不禁抬头,看向他那双沉敛幽深的眼眸。

    从检查出有孕以后,她已经习惯了每天被他到点按时催促着上床,但是听到他张嘴闭嘴都在说着闺女,心里不知怎么的竟计较了起来,幽幽的问,“霍长渊,你现在眼里是不是只有闺女了?”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这话还真的没有错!

    别说肚子里的小家伙连性别都暂时没有辨别出来,他就开始每天都念叨着,若是等到真出生的那天,他心里岂不是就要没她的位置了?

    霍长渊见她表情怨念,低笑出声,“吃醋了?”

    “我才没有……”

    林宛白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强烈了,羞恼又尴尬的别过脸否认。

    霍长渊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扭回来,勾唇低叱了句,“自己闺女的醋你也吃!”

    林宛白被他说的更加不自然,咕哝了声还嘴,“你不也还是跟自己儿子吃醋!”

    怀孕后她的皮肤比以前还要细嫩,洗过脸,上面的绒毛在灯光下更是看的清楚,霍长渊看着她此时一脸娇憨的模样,心中微动,情难自禁的低眉吻了上去。

    嘤咛了声,她垂着的手就忍不住攀住了他的肩膀。

    这个时期的吻,彼此自然都尽量控制着,否则长夜漫漫,难免是他们两个人。

    意犹未尽的松开后,霍长渊唇边的笑意一直蔓延到了眸底,“全是牛奶味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