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正文 第489章,这个小妖精]-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489章,这个小妖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宛白刚刚换上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一时移不开眼睛。

    白色的丝绸面料垂坠顺滑,前凸后翘的贴合着她的身材,虽然胸口和后背都规规矩矩的,没有太暴露的地方,但裙摆是不规则的形状,不经意走动间侧面会露出一些腿部曲线,高贵中又不失妩媚。

    而且礼服的尺寸非常合身,简直像是为她量身定制的,她敢肯定,绝对是他亲自去买的,因为只有他对自己的身材这样了如指掌。

    除了觉得害羞,心里面更多的是甜蜜。

    她很少会穿成这样子,好像只有在四年前两人还是交易的关系时,曾陪他出席过酒会时穿过一次。

    等听到他的话,耳根子顿时一烧。

    霍长渊脚步已经走到了她身边,大手贴着她的后背滑至腰间,掌心下的触感,让他浑身发紧,尤其是她的目光看过来,仿佛一只小小的手,直直撩中他心底的那块痒肉上。

    他此时的确只有一个念头,想要把礼服撕碎,也想把她撕碎。

    林宛白感觉到他指腹捻起了布料,慌忙的往旁边躲了躲,害怕他真的会说到做到,下一秒礼服就会四分五裂,“你别!真撕碎到时就没礼服穿了……”

    霍长渊声音更加沙哑,“那就脱下来,再穿着它,我怕我真的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他不怕把礼服撕碎,因为可以再买,主要是医生特别嘱咐过,目前她的身子还没办法承受剧烈运动,再这样下去煎熬的也只会是他自己。

    “呃,就直接脱下来?”林宛白眨眨眼睛。

    霍长渊倒吸了口冷气。

    这个小妖精!

    若是直接脱下来,岂不是存心要他的命?

    “换上睡衣!”他磨牙霍霍。

    林宛白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噢”

    换好睡衣从更衣室里出来,果然,看到浴室里亮着灯,他又跑去洗澡了。

    每每看到他欲求不满的模样,林宛白就忍不住想要逗他,只是她也不敢太过分,否则,到时候有她吃不了兜着走的那天!

    周五晚上,霍长渊亲自开车载着他来到举行宴会的酒店。

    陆家的手笔很大,包下了酒店的整个顶层楼,外面停着的都是清一色的豪车,正常来说,这场宴会霍家是受到邀请的,不过因为两家婚事的取消,霍震难免会觉得尴尬,所以就只由霍长渊代为出席了。

    林宛白知道,他当然也可以不来的,但是他为了陪自己。

    车门打开,霍长渊就已经从车头绕过来,帮她提起了后面长长的裙摆,丝毫不觉得这是多么丢份的事情,她不禁冲他一笑,“我们进去吧!”

    “嗯。”霍长渊将手臂弯曲。

    坐电梯直达顶层,出去没走几步远,就是宴会主厅的入口,两边分别站着穿着整齐戴着白手套的服务生,递上邀请函后,两人走进去。

    里面宴会已经开始,偌大的水晶灯下,觥筹交错,衣香鬓影。

    林宛白暗暗深吸了一口气,说实话,她多少有些怯场,不过幸好身旁有霍长渊在,那丝怯意也很快就消散了。

    霍长渊突然蹙眉,不悦的沉声句,“怎么哪里都有他!”

    林宛白闻言,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看到了站在人群中手持香槟杯的黎江南,很巧的是,他和自己一样也穿了身白色的西装,眉眼英俊,笑起来又很阳光,像是从中世纪走出来的王子一样。

    像是这样的上流社会,会出席其实也并不意外。

    “他那身衣服,真丑!”霍长渊冷哼。

    挺帅的啊……

    林宛白舔舔嘴唇,她当然不傻,这话也只敢在心里说。

    作为陆家的主母也是宴会的主人,虽然每位宾客上前打招呼时,阮正梅都回以最温婉的笑容,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笑容有多么的勉强。

    从林宛白和霍长渊进来的那一瞬,她就已经注意到了。

    虽然陆学林没有大张旗鼓的将林宛白的身份昭告天下,但让她来参加这样的场合,就已经是一种变相在向其他家族告知了,阮正梅心里怎么可能痛快的了!

    母女同心,陆婧雪此时的心情完全一样。

    哪怕她今天穿了身的限量定制洋装,是整场瞩目的焦点,吸引着很多男人的目光,可她脸色却无法控制的阴郁到了极点。

    看到他们亲密的挽手进来,陆学林快步走过去迎接,陆婧雪甚至差点捏断了手里的香槟杯,看着他们都围在林宛白身前,美眸里跳动出7;150838099433546火焰。

    一直都是这样,明明就是属于她的,可林宛白偏偏要来抢,霍长渊如此,父亲也如此!

    总有一天,她会连本带利全都讨回来!

    旁边有人影走过来,陆婧雪偏头看了眼,是自己的堂妹郑初雨,昨天才刚刚从英国毕业回来,刚好赶上了这场宴会,从到了以后眼睛就跟探照灯似的不断搜寻着。

    直到和她同样落在某一处,顿时目光犀利起来。

    郑初雨晃动着手里的红酒杯,懒洋洋的问,声音里还带着些英伦腔,“雪姐,那个就是抢了你两次未婚夫的女人?”

    “嗯。”陆婧雪被直接戳穿,脸上微僵。

    “ygod!雪姐,你未免也太逊了吧!”郑初雨瞪大眼睛,直摇头,“竟然连个男人都留不住!当年若不是我年纪小还在上学,跟霍家的婚约落在你头上也轮不到我,我也是看你是我堂姐才退出的,可是你这么没用,那我就当仁不让了!”

    “呵呵。”陆婧雪只是冷笑。

    陆学林大步迎上前,看得出来,很高兴林宛白能来参加,“今天来的客人比较多,我可能会顾不上你,宛白,你别饿着肚子,想吃什么,喝什么,就叫服务生!”

    “嗯!”林宛白点头。

    “陆叔放心,我会照顾她。”霍长渊扯唇。

    陆学林笑着点头,然后说,“等会中场时,我会带你介绍几位叔伯认识!”

    “好……”

    目送着陆学林回到宾客当中,林宛白抬头,正想跟霍长渊说到长桌那边拿些糕点吃,声音还未等出来,就听见身后传来道女音,“长渊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