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正文 第437章,生女儿的执念]-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437章,生女儿的执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她轻点头,“嗯……”

    霍长渊见她将抽屉关上,翘长的睫毛始终垂着,以为她是思念自己母亲了。

    “别难过,有我和儿子陪着你。”

    “嗯,我知道!”

    感觉到肩上的掌心在用力,林宛白抬头冲他一笑,轻覆在了他的手背。

    有他和儿子在身边,她心头那种孤独感早就消失了,只不过想到自己沉埋在地下多年的妈妈,倒是始终孤苦的一个人……

    霍长渊手往下,改为搂住她的腰,扯唇道,“我有个打算,想把乡下外公外婆的墓碑都迁到冰城,然后再把你妈妈的重新修建一下,让他们在一起,这样若是接下来我们出国定居了,有最亲的人陪着,她也就不孤单了。”

    当时她会将外婆的墓碑立在乡下,也是因为知道外婆生前很思念外公,但是现在若是将外公外婆一起移过来的话,那就没有问题了,他们两位老人地下有知,也会愿意陪着女儿。

    林宛白轻咬住嘴唇。

    没想到,他竟能看得出她心中所想,不无感动的问,“会不会很麻烦?”

    “不会。”霍长渊简单明了。

    只要是她的事情,怎么会麻烦?

    林宛白在他怀里转过身,踮脚用手勾住了他的脖子,“霍长渊,你真好!”

    霍长渊低眉,欣然接受着她的主动送吻。

    晚饭过后,夜色也渐渐降下来,圆月高高挂在夜空中,一地皎洁的月光。

    浴室门拉开的时候,背身而站的林宛白也刚好放下耳边的手机。

    霍长渊停下手里用毛巾擦头的动作,刻意放轻了脚步,迈着长腿悄声无息的朝着她靠近,等站到她身后时,猛地张开手臂,一把将她抱住。

    林宛白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手机都掉落在地板上。

    霍长渊用一条手臂横在她胸前,以背环胸的姿势,紧紧的箍住她,低头咬住她耳垂,“背着我鬼鬼祟祟的跟谁打电话?嗯?”

    “是小鱼打来的……”林宛白侧头看了他眼,低声回。

    见她皱着眉,似乎心事重重的模样,“怎么?”

    林宛白捡起地上的手机,抿嘴告诉他,“她跟我说,想要搬出去住,让我抽空陪她去看房子……”

    霍长渊闻言,也是微微一怔。

    林宛白不由担心起来,那栋公寓楼是秦思年留给桑晓瑜的,现在却铁了心想要搬出来,而且语气是那样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还带着隐藏不住的疲惫。

    最后一次登门时,她还以为他们两人已经和好了……

    霍长渊不愿看到她忧心,安抚说,“别想了,不会有事的,就算再怎么闹,毕竟还有桑小姐肚子里的孩子,两人是牵扯不清的!”

    “嗯。”林宛白点头。

    可即便是这样,她也还是担心。

    霍长渊蹙眉沉吟了片刻,缓缓扯唇,“上次你离家出走,我把你接回来的时候说了改天做东,刚好借此机会,帮他们两人从中调和一下。”

    “也好!”林宛白闻言点头,很赞同他这个主意,“那就别再外面了,在家里吧,更方便说话!明天下午我就去一趟超市,多买些食材回来,弄顿简单的家常便饭!”

    随即突然意识到什么,不高兴的抗议,“喂……我什么时候离家出走了!”

    霍长渊冲她高扬着眉头,像是在反问她没有吗一样。

    林宛白耸耷了肩膀,顿时蔫下来。

    垂着脸偷偷撇嘴,心里面很不服气,她那顶多算是夜不归宿……

    霍长渊不愿在多浪费时间,结束这个话题,“这件事就这么决定,别再想着别人的事了,多想想我。”

    “你怎么啦?”林宛白不解。

    “不是我,是它。”霍长渊拉着她的手往下。

    他只在腰间围了条浴巾,里面的平角裤也不知穿没穿,手心都被烫的直蜷缩。

    “……”林宛白的脸涨红。

    霍长渊以最直接的方式,俯身将她扛在肩膀上,大跨了几步,连人带自己一并扑在床上。

    扯落她身上的睡衣时,不忘哑声问,“门关严了吗?”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他可不想像上次一样,被儿子闯入后,荒废了大好的夜晚时光。

    “关严了……”林宛白羞赧的说。

    不仅关严,而且还锁上了……

    霍长渊听后,便再无顾忌,像是饿狼一般,两只眼眸里都放着光,从霸道到温柔,一寸一寸占有着她的嘴唇和锁骨,以至于接下来每个敏感的地方……

    窗外夜色涌动,林宛白控制不住破碎的声音。

    沉陷在他编织出的情网里,意识不清的只一遍遍喊着他的名字,“霍长渊……”

    ……………

    第二天,林宛白和昨晚计划的一样去了超市。

    排队在收银台结完账的时候,隔壁收银台有个熟悉的修长身影并排而出。

    林宛白看过去,主动出声,“倒是巧,你也来逛超市!”

    “买些东西!”萧云峥笑了,语气里有丝感激,“林宛白,我还以为上次我说完那件事以后,你不会再想理我了,没想到你还愿意跟我说话!”

    “我并没有说不怪你,要原谅你……”林宛白抿嘴。

    “我知道!”萧云峥耸肩,但她没有和自己划分界限就已经很满足了,像是以前那样,主动帮她把购物袋拎在手里,“怎么自己一个人拎这么多东西,他也舍得?”

    林宛白为他解释说,“他等会下班会过来接我,是让我在超市里等着的,但我怕他折腾,所以自己要到门口等的!”

    萧云峥闻言,点点头。

    视线往下,她注意到他购物袋里也买了不少东西,但似乎都是些营养品。

    想了想,她犹豫的开口,“霍董事长的身体……”

    倒不是她有多关心,纯碎是替霍长渊问,虽然他表现的很决绝,也不曾过问什么,但她怎么会不知道,其实他心里面一点都不好受。

    “我爸啊,早就已经没什么事情了。”萧云峥说明道,随着她目光也低头看了眼购物袋,稍有踌躇,但还是告诉了她实话,“婧雪最近很郁郁寡欢,生病了,我准备过去看看她!不管怎么说,我和她也还是朋友。”

    “噢。”林宛白恍然。

    对于陆婧雪她虽然有一丝歉疚,但并不强烈,只是看着面前的萧云峥,很想问已经过去四年的时间,不知他有没有忘记。

    只是话在嘴边时,瞥到了他脖子上隐没在领口的小玉佛,顿时就咽了回去。

    出了超市,萧云峥帮她将购物袋暂时放在小石墩上,“既然你等他接你,我就先走了!”

    林宛白点头道别,看着他走向了一辆银灰色的轿车前。

    不得不说,萧云峥的确是变了很多,若是四年前的话,他向来都是开着张扬的跑车,叫嚣的汇入车流当中。

    那边轿车刚消失在视线里,霍长渊那辆白色路虎也停在了路边。

    林宛白系上安全带后,没有隐瞒的说,“我在超市遇到萧云峥了!”

    霍长渊淡应了声,似乎并不在意,只专注的开车。

    林宛白看着他的侧脸轮廓,眨了眨眼睛,故意打趣的说道,“他也买了不少东西,但都是营养品,我听他说,好像你的前未婚妻生病了”

    最后,她坏心眼的特别强调了“前”字。

    “嗯。”霍长渊不为所动。

    “你不去看看呀?”林宛白却继续挑衅。

    霍长渊朝她斜睨了一眼,随即,眉尾微微7;150838099433546上挑,“那把今晚的约会取消,现在就直接去陆家。”

    林宛白见他不是说笑,真的打了转向灯准备要掉头,顿时急了,慌忙的伸手抓住他手臂。

    “……喂!”

    霍长渊勾唇,轻嗤了声,转正了方向盘。

    林宛白怂怂的收回手。

    原本还想故意打趣他呢,果然,她还是套路不过他!

    林宛白败下阵来,只好转移话题,“我买了不少高钙的食物,对孕妇好,晚上多做两样!”

    “我听人说,流传着一种说法。”霍长渊忽然出声。

    “说法?”林宛白接话。

    霍长渊单手握着方向盘,眼角余光瞥着她,“如果借孕妇拆包后的卫生棉来用,就会怀孕。你问问你朋友,她那里还有没有。”

    “……”林宛白差点被唾沫卡住。

    她怀疑的朝他看过去,却见他半点玩笑的意思都没有,眉眼间神色竟然是认真的。

    咽了咽唾沫,没想到这种没有根据的迷信他也会相信!

    这男人,还没有放弃生女儿的执念……

    林宛白不想跟他讨论过多这件事,默默的掏出手机,给桑晓瑜打电话,想要提醒她早一点过去。

    只是半晌后,她看着屏幕皱眉,“怎么回事,一直没有人接……”

    她刚刚打了两遍,都是无人接听,传来的只有系统女音。

    前面刚好遇到红灯,前后的车辆都减速停下。

    “我给思年打。”霍长渊扯唇对她说。

    林宛白点头,看着他把蓝牙耳机戴上,找到秦思年的号码拨通出去,似乎也是很久后才接起,她耐心的在旁边等待,那边不知说了什么,就看到他脸色突变。

    结束通话,霍长渊摘掉耳机便对她说,“出事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