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第396章,全都是酸味-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96章,全都是酸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霍长渊闻言,蹙眉再次看向手机。

    面上没有过多的情绪,甚至是稍微有些反感的,也没有打回去的意思。

    只不过,未等他将手机收放在裤兜里时,震动声又响了起来,屏幕上面和之前一样来电显示的“unny”,坚持的似乎不打到他接为止不罢休。

    林宛白见他眉间多出个小疙瘩,怕他为难,从他怀里挣出来,“你接吧,我去厨房炒菜!”

    趁他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便转身快步的下了楼。

    厨房里,李婶已经将菜都准备好了,正想要叫她过来掌勺。

    林宛白接过围裙戴上,顶替了李婶的工作,开始在灶台前忙碌起来,传出油烟机嗡嗡的声响。

    丰盛的四菜一汤,荤素搭配,营养很均衡,她把最后的汤碗端出来的时候,小包子已经洗好手坐在餐椅上等着,张着小嘴不停的咽着口水,小模样特别的可爱。

    林宛白喜爱不已的摸了摸他的小脸,“宝贝饿坏了吧,现在可以开饭了!”

    “宛宛辛苦啦”

    小包子说完,便埋头狼吞虎咽起来。

    林宛白没有立即坐下,而是走出了餐厅,环顾了一圈没看到那道高大的身影,而且似乎之前沙发扶手上的西装外套也不见了。

    她皱眉问向刚刚从客厅里走出来的李婶,“李婶,霍长渊又回书房了?”

    “先生出去了!”李婶回答她说。

    “出去了?”林宛白惊诧。

    “对,就在你进去炒菜时候,拿着手机就走了!”李婶点头,继续说,“先生让我跟你说一声,让你和小少爷先吃,不用等他!他出去见个人,有点事情需要处理,饭给他留出来就行!”

    没有再多细问,林宛白隐隐已经能够猜到。

    陆婧雪给他打了电话,这个时间出去了,应该就是对见对方了……

    “噢。”她抿嘴低应了声。

    落地窗外,天色渐渐降下来,一轮悬月高挂在深蓝色的夜幕当中,四周有几颗星星在矜持7;150838099433546的闪烁。

    别墅里显得很安静,楼上静悄悄的,只有楼下电视机里播放出来的声音。

    客厅里只亮着一盏落地灯,林宛白握着**坐在沙发上,她的心思完全没在电视剧上,视线始终是望着玄关方向的,随着时间每分每秒的流逝,她的嘴角就抿紧一些。

    林宛白低头看了眼表。

    距离他傍晚出去,已经快四个小时了……

    和上次在纽约他和燕风喝酒时,那种等待的焦灼心境还不同,像是有只猫爪在她的心脏上不停的挠。

    不知过了多久,院子里隐约传来汽车的引擎声,林宛白竖着耳朵屏息着去聆听,当听到玄关处传来密码锁解开的声音时,她立即收回视线。

    往后靠在沙发上,眼睛一瞬不瞬的盯在电视上。

    哪怕此时电视剧已经播完进行了广告,她也目不转睛的,似是看的特别入神。

    没过多久,便有沉稳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霍长渊脱掉了西装外套,一边解开着两边衬衫袖口,一边问她,“豆豆已经睡了?”

    “嗯。”林宛白回应了声。

    “一直在等我?”霍长渊又问。

    “没。”林宛白视线仍旧放在电视机上。

    霍长渊见状,回头看了眼餐厅方向,“给我留饭了吗?”

    “嗯。”林宛白低声。

    像是故意的一般,始终都发出单字节,吝啬的不多说一个字。

    “宛宛,我很饿,胃好像都有点儿疼。”

    林宛白依旧如老僧入定般的握着**,想张嘴说让他自己去厨房里找,只是眼角余光瞥到他抬手抚在胃部的动作,没过两秒钟,她便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还是闷头走向了厨房。

    她没有特意给他留饭,但是她和小包子吃完以后,她又单独给他炒出来了一盘牛肉和一盘青菜,始终跟汤放在锅里温着,现在打开灶火,没两分钟就可以拿出来吃。

    林宛白从厨房里端出来,霍长渊也拉开了对面的椅子。

    将筷子递过去,她没有坐下陪着,而是低声说了句,“你慢慢吃,我先上楼了。”

    说完,还特意从餐桌的另一边绕过出的餐厅。

    霍长渊吃完饭上楼,卧室里林宛白似乎刚洗完澡躺在了床上,他瞥了眼后,没说什么,不动声色的进了浴室。

    等他再从浴室里也洗完澡出来时,侧躺在枕头上看着台灯发呆的林宛白,听到脚步声瞬间就闭上了眼睛。

    见状,他也没有戳穿,只是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毛。

    将手里的毛巾随手丢在床头柜上,霍长渊掀开被子躺进去,伸手握住她的肩膀。

    “别碰,我睡着了……”

    林宛白往后动了动,咕哝的说。

    霍长渊忍住了薄唇划开的笑弧,状似惊讶,“睡着还能说话?”

    林宛白咬唇,只好睁开了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廓,又别过了视线。

    “我傍晚出去,是见了unny。”霍长渊手勾着她的一缕发丝。

    “我知道!”林宛白抿嘴。

    霍长渊终于没忍住,低笑出声,“不想知道,我见她都做了什么?”

    “不想……”林宛白垂着睫毛。

    只是这回答的,很明显的口是心非。

    抬眼见他吸着鼻子,在左右的嗅着什么,不禁皱眉问,“霍长渊,你在闻什么?”

    “这屋子味道不对。”霍长渊煞有其事的说。

    “哪里不对……”林宛白也跟着嗅了嗅。

    霍长渊眸光揶揄,“全都是酸味!”

    “……”林宛白羞恼的瞪他,翻了个身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我真的困了,我要睡了!”

    只不过刚闭上眼睛没多久,鼻子就被他伸过来的手给捏住。

    林宛白硬生生挺了几秒,便喘不上来气。

    “……喂!”

    她这回彻底的恼了。

    霍长渊胸膛微微起伏,低沉的笑声再一次震荡而出。

    还是鲜少能看到她这样的一面,像是只被惹恼后,浑身竖着毛的小猫。

    不顾她的挣扎,霍长渊将她搂住按在了怀里,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随即扯唇解释道,“我会出去跟unny见面,是因为她在电话里跟我说,她有撞到豆豆后逃逸的肇事司机的线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