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第376章,我们回房间-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76章,我们回房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楼下客厅的灯亮着,换上居家服的霍长渊坐在沙发上。

    林宛白从楼梯走下去,听到脚步声,他抬起头示意,“过来!”

    “你到底想要给我看什么?”她不解的问。

    “急什么!”霍长渊斜睨了她一眼。

    随即,抬起手里握着的**,电视机上很快出现了相应的画面。

    林宛白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跟着望过去,并不是平时电视台播放的节目,而是正在放映着一段影音录像,画面里的房间看起来很眼熟,像是楼上的儿童房,而婴儿车里,小小的婴孩正握着小拳头吃奶……

    林宛白愕然的指着电视机,“这是……”

    “从豆豆到我身边的那天起,我把他的成长都记录了下来。”霍长渊手臂搭在她的后面,解释说。

    林宛白不再出声,只专注的盯着电视机。

    画面一转,是小包子穿着连体裤,正趴在床上一点点往前爬。

    霍长渊记录的很详细,几乎将儿子这四年里所有的成长都没有半点遗落,包括第一次学会坐起来,第一次学走路,第一次牙牙学语……

    当看到小包子小嘴张合喊的第一个人是“妈妈”时,林宛白鼻尖和眼眶顿时酸酸热热的,水光盈满了眼眶。

    没想到自己不曾陪伴在身边,可小包子仍旧喊的是她。

    林宛白忽然想起之前小包子脸上蒙着阴影,小声说“宝宝没有妈妈”时的样子,心里越发的难受,很多懊恼和自责都从内心深处涌上来。

    肩膀上一暖,霍长渊伸手搂住了她。

    似是能看穿她心里的想法,沉声安慰道,“别怕,你还有以后很长的日子可以陪伴他。”

    “嗯!”林宛白坚定的点头。

    霍长渊忽然很庆幸,当时都做了这些,可以现在拿出来给她看。

    见她眼泪还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他捧住她的脸,除了用指腹揩掉她的眼角泪珠,还借机俯下了脸廓,用薄唇一点点吻干她的眼泪,声音低沉,“别哭了,乖。”

    林宛白抽噎着鼻子,眼圈红红的。

    连她都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是怎样发生的,手已经贴在了他的胸膛上,而后脑被他掌心扣着,正仰着头承受着他越来越深的吻。

    唇舌相缠,两人都渐渐控制不住动了情。

    林宛白被他抵在了沙发的角落里,感觉有只大手正顺着她的腰间在慢慢上移……

    头顶水晶灯刺在眼睛里,她才稍稍回了些神。

    喘着气提醒他,“这里是客厅……”

    现在客厅里静悄悄的只有他们两个,可一楼是李叔李婶在住,虽然上了年纪睡眠比较早,但若是此时不小心推开门起夜,那她还活不活了……

    “嗯。”霍长渊喉结滚动,随即将她打横抱起,“我们回房间。”

    卧室门推开,林宛白就跌入了大床里。

    呼吸间都是他雄性的气息,没有开灯,衣服转眼间就被一件件解开丢在了地上。

    当破碎的声音逸出,她才意识到,自己稀里糊涂的就被他拐上了床。

    若说之前早上在浴室里发挥的不尽兴,那么昨晚,霍长渊完全陷入了疯狂,几乎就没有停歇下来的时候。

    只要她垂下眼睛刚想要入眠,下一秒,便会被他再次吻醒,跃身而上的将她压在健硕的身躯之下,急迫的像是在沙漠中寻找甘泉的人一般……

    这样导致的后果便是,林宛白第二天早上醒来时,浑身骨头节都像是要散架。

    视线里到处都盈满了雄性气息的装潢,同时也让她想起来昨晚的孟浪。

    抬手动了动,发现被子下自己一丝不挂。

    林宛白左右看了看,大床上只有她一个人,旁边的床褥已经凉了,霍长渊似乎早就醒来了,没看见人,她掀开被子,去将狼藉一地的衣服一件件捡起,再一件件的穿上。

    等她将牛仔裤的拉链系好抬头时,身后忽然慢悠悠的响起一声。

    “宛宛,你忘了穿内裤。”

    林宛白猛地回头,浴室门口不知何时斜靠着一道高大的身影,上半身**着,只穿了条长裤,似乎是已经洗漱完了,手里拿着电动的剃须刀。

    听到他的话,意识到他从头到尾都在看,顿时面红耳赤。

    至于内裤……

    她哪里是忘记了穿,明明是昨晚有人太过粗暴给撕碎了!

    林宛白瞪向他,羞恼的指出,“你怎么偷看人家穿衣服!”

    “我是光明正大的看。”霍长渊慵懒的回。

    “……”林宛白气结。

    抬腿绕过床尾,双腿因为昨晚消耗了太多体力,没走两步就趔趄了下,差点就摔倒。

    霍长渊低沉的笑声从胸膛间逸出,“昨晚累着了?”

    “嗯……”她窘迫的承认。

    电动剃须刀的声音响起,霍长渊抬手刮着下巴上新长出来的胡茬,林宛白借机想要快点逃离现场。

    走没两步时,那声音忽然停止,霍长渊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她面前。

    “怎么了……”林宛白睫毛轻颤。

    霍长渊视线从手里的刮胡刀移到她的脸上,眉尾挑高,“我突然想起来,好像有人说过忘不了我。”

    “咳,当时只是权宜之计……”林宛白面露尴尬。

    “我看不尽然吧,毕竟有证据。”霍长渊眉眼

    “……什么证据?”她往后退了一小步。

    “这就是证据。”霍长渊向前逼近,随即伸手,将她衣领里面的那枚小钥匙7;150838099433546挑起,昨晚的每次缠绵时,好几次他的薄唇都从上面擦过,指腹摩挲着钥匙的轮廓,低沉的问她,“宛宛,这四年里,你一直都戴着对吗?”

    “嗯……”林宛白轻声。

    霍长渊沉敛幽深的眼眸俯低,将她全部装进漆黑的瞳孔里,抚着她右手的无名指,“戒指也是一样,永远也别摘下来,还有……”

    听到语气刻意的停顿,她屏息的等待。

    “永远别再离开我。”

    并不像是一个承诺,也没有任何霸道的语气,更像是一种请求。

    最后一个字说完,他的薄唇覆盖下来。

    四片唇相贴,林宛白最终没有躲开,在他手臂揽住她的腰时,忍不住小小的回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