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我们最新章节- [正文 第348章,我不是故意的]-久草精品网
返回 最好的我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348章,我不是故意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正文第348章,我不是故意的

    桑晓瑜不在家,林宛白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雨伞。

    最后,只能套了件衣服就跑出去。

    走出楼门厅,就看到那辆停着的白色路虎,前后的雨刷器摆动着,雨水如数的落在车上。

    林宛白抬头看了眼黑压压的天,用手挡在头顶,快速跑过去拉开车门。

    坐进去后,除了雨水的咸腥气以外,还有烟草的气息和刺鼻的酒味。

    酒味……

    林宛白不由皱眉。

    霍长渊正拄在方向盘上抽烟,听到动静侧头看过来,见她额前的头发都被雨水打湿了两缕,蹙眉,“怎么不打伞?”

    “你喝酒了?”

    两人几乎是同时问出来的。

    林宛白皱眉,看到他眼眸里布满了醉意的红血丝,以及呼吸间喷洒出来的酒味,百分之百确定他喝酒了,而且还喝的不少,再看到插着的车钥匙,她急声道,“霍长渊,你不要命了?喝酒你怎么还开车过来,万一出事情怎么办!”

    酒驾真的是太危险了,即便不出事,他难道不怕被警察抓吗……

    霍长渊并没有自己开车过来,结束完应酬后,打电话叫的代驾,送到这里后代驾就离开了。

    眸光凝在她皱起的眉心上,眯了眯,“林宛白,你这是在关心我?”

    “我没……”林宛白忙否认,为自己解释,“如果是陌生人,我也会好心说一句,为人为己都不要酒驾。”

    “呵呵。”霍长渊自嘲的笑了声。

    之后他就没有再开口,径自抽着烟,半放下的车窗里,随着他每次往外吐着烟圈,都有雨水滴落在他的手背上,像是丝毫没有感觉到一样。

    除了雨水,同样带进来的还有凉气。

    林宛白肩膀抖了抖,感觉蜷缩起来的手指都冰凉,皱眉问,“霍长渊,你来到底有什么事,没事的话我就上去了……”

    “你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走?”霍长渊陡然沉喝。

    “……”林宛白抿起嘴角。

    “加拿大就那么好,让你非回去不可?”霍长渊将手里的烟掐断,沉敛幽深的眼眸紧紧的攫住她,语气咄咄,“问你话呢,回答我!”

    林宛白这才明白他问的是什么,蜷起的手相互攥紧,只是低声道,“我机票都已经订好了。”

    “砰!”

    蓦地,霍长渊抬手砸在了方向盘上。

    弄出了非常大的声响,余音都嗡嗡的在耳边。

    林宛白吓了一大跳,惊慌失措的朝他望过去时,只见他刚毅的五官轮廓蓦地朝自己逼近,还来不及反应时,后脑就被狠狠的扣住,“唔……”

    薄唇覆盖上来,唇舌激烈。

    辛辣的酒气蔓延过来,将她嘴里的苦味全部席卷,几度觉得差点晕眩,喘不上气来。

    原本就泛虚的身子,根本没有力气抗衡,费力挣扎了半天也丝毫不起作用,最后只能用牙齿去咬他的舌,血腥气散开,却反而让他更加疯狂。

    被放开时,她胸膛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起伏。

    林宛白伸手推开他,嘴巴里残留的酒味让她不愿和他计较,“霍长渊,你喝多了……”

    “打电话叫个代驾吧,我上去了!”

    说完,她便快速的推开车门,想要往公寓楼里跑。

    只是霍长渊也追着她下了路虎,而且身高腿长,没几步便追上她,从后面扯住了她的手臂,将她像是小鸡一样扯到自己面前,用力抓握住她的肩膀。

    雨水大滴大滴打落在身上,让她浑身都发寒。

    而更让她发寒的是,昏暗的路灯下,霍长渊那张刚毅的五官轮廓此时阴森森的,而且冰冷,像是悬崖底刮来的冷厉的风。

    “……霍长渊!”

    林宛白7;150838099433546没有力气挣脱,恼怒的吼。

    霍长渊却同样的磨牙吼出来,“林宛白!”

    “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为什么不要孩子!”他像是恨不得把她的肩膀捏碎,看向她的眸色也是那样的恨,鼻孔都在一张一缩,“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怎么能!”

    四年前能那样心狠,四年后还是这样狠心!

    他使用手段将她给留下来,可她知道后对他提出来的挽留丝毫不作考虑,若不是他让江放留意,她或许不知什么时候就一声不响的离开了……

    白天从医院回来的一路上,儿子哭哭啼啼的挽留她,他在旁边看着儿子红肿的眼睛都觉得难受,可她竟然能不为所动,到最后也仍旧没有改变想要离开的心意。

    这是第二次他提到那个孩子……

    伴随着多年的梦靥都好像一下子涌出来,就活生生的在眼前。

    林宛白瞬间就泪光满目,“我不是故意的……”

    “呵,你不是故意的?”霍长渊冷笑,表情狰狞的能吃人一样。

    “我不是故意……”林宛白摇头重复着,意识也像被摧毁了,用手捂住胸口,嘴皮子在雨水中不停的抖,“孩子的事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想要留下它,想要照顾它长大,想要听到它能叫我一声妈妈……”

    霍长渊神色难以掩饰的惊诧,瞳孔快速紧缩,“林宛白,你说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

    林宛白脸色苍白,像是谢败了的花一样,佝偻的任由他握着肩膀。

    从内心深处涌上来的绞痛,直白又强烈地涌上来,她另一只手紧握成拳头,用牙齿咬住,从眼里涌出来的泪水像是比雨水还要多,“霍长渊,你不知道我有多爱那个孩子……对不起,我知道是我不好,是我没用,可我也没有办法……它生出来没多久就没有了哭声,我不相信,我想要去看,可医生把它送到了我的面前……它闭着眼睛,浑身都是血,没有了声音,也没有呼吸……”

    霍长渊重重一震。

    漆黑的瞳孔都像是要瞪出来,不敢置信的看着她,像是怀疑自己的耳朵是否出了问题。

    “我去触摸它,想要让它醒过来,想要再听到它的哭声,可是没有用,没有用……”林宛白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轻,身体的力量也像是在一点点被抽走。

    眼前终于陷入黑暗,向后直直倒去。

    章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